50吨蔬菜从保定到呼市:人民日报记者探访货车司机运菜之路

菜篮子,一头连着百姓餐桌,关乎一日三餐;一头连着田间地头,关系农民生计。

近期,各地各部门采取一系列举措,加强蔬菜产运销各环节有序衔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舒驰在11月25日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扎实做好疫情防控和交通物流保通保畅工作,全力保障交通网络畅通、物资运输畅通、末端配送畅通。

运菜之路是否畅通?日前,人民日报记者跟随一名大货车司机,从河北省高碑店市到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体验了8小时的运菜之路——

29日晚,呼和浩特南收费站,赵志军等待查验 翟钦奇摄

11月29日上午十点,一辆车牌号为蒙A74803的大货车缓缓驶入河北省保定市首衡高碑店国际农产品交易中心。穿过一座座由蔬菜垒成的“小山”,货车稳稳停在一座大院的门口。不一会,十几辆满载各类蔬菜的三轮车陆续到来,工人们开始将一箱箱蔬菜装载到大货车上。

看得出来,这辆货车有年头了,但司机赵志军师傅将它打理得很干净。远远望去,货车驾驶室车门缝处白花花的一片;走近一看,原来是不知多少封条撕了又贴、贴了又撕留下的痕迹——疫情期间,这是许多长途车货车的特殊“标志”。

“赵师傅,下车透透气呀!还以为贴着封条呢?”一名装卸工人说道。

“迷糊了,还不敢下车呢。你们先装,我去做个核酸啊。”赵志军揉揉眼睛,披上外套,带好口罩,一跃下车,走向不远处专为货车司机设置的核酸检测点。

首衡高碑店国际农产品交易中心是全国农产品中转集散的重要枢纽,2021年果蔬交易量达1400多万吨。在这个季节,这里也是内蒙古呼和浩特最重要的新鲜蔬菜来源之一。近几日,每天有近600吨的蔬菜,跨越河北、山西、内蒙古的510多公里路程,最终来到呼和浩特市民的菜篮子里。

赵志军摄

下午三点,装卸工作完成。白菜、生菜、娃娃菜、大葱、青椒……50多种共30吨的蔬菜整齐码放在赵志军的货车上,外层覆盖着厚厚的棉被。随着一阵低沉的轰鸣,大货车稳稳启动。货主李学坤检查完货物固定情况,拍拍驾驶室车门,“志军,保定到呼市这条线你常跑,但也要注意安全啊!”赵志军笑笑,一扬手,驱车驶离。

107国道到首都环线高速的匝道上,十几辆大货车排成长龙,赵志军的车来到队伍末端。“估摸着有个半个小时就能上高速了。”赵志军说,半个月之前,同样的位置,他一般要排上一个多小时。“现在涿州南收费站取消了出城的疫情检查卡点,车辆上高速也不用贴封条了,通行速度快了很多。”

赵志军今年38岁,从事大货车运输已有20年。“路越来越好走,高速公路越来越多,车道也多了。”保定到呼和浩特这条路,赵志军跑了十几年,往返了几百趟,“疫情期间,上下高速时要排队接受检查,运输时间比前几年长了一些。最多时要延长两个多小时,这个月好些了,大概只延长一个小时。”

虽非轻车,但为熟路。四个多小时后,赵志军已经抵达河北省与山西省的交界处。“疫情刚开始的时候,省界这里也有疫情检查站,现在都取消了。”赵志军说,从保定到呼和浩特一般有两条路,一条走京藏高速,一条走京新高速,后者车道多,车流少,距离近,是赵志军最常走的线路。“但是走京新要跨三个省,走京藏只跨两个省。省界有检查站的时候,为了少排队,我也会走京藏。”

赵志军进入内蒙古境内时已是晚上八点。“找个服务区,吃点东西,加个油,歇一会。”右转向灯闪烁,赵志军降低车速,驶入位于乌兰察布市的集宁南服务区。“一碗牛肉面,多放醋少放盐啊。”赵志军隔着玻璃扫码付了款,站在一旁等待时,遇到了一位老朋友——内蒙古高速集团G55高速服务区负责人孟文杰。

孟文杰的行头有些“怪异”——厚厚的棉衣里面是一件短袖,看起来崭新的棉鞋里面是一双夏天的薄袜子。“棉衣棉鞋都是刚发的。两个月没回家,现在只能是夏装冬装混着穿。”孟文杰笑着说。

内蒙古本轮疫情发生以来,孟文杰和几名同事就一直坚守在集宁南服务区,如今已有两个多月。“疫情期间,轮班暂停,但服务不停。”为保障服务区运行,内蒙古高速集团在所有服务区实行了“一区一策”的管理方式,“把每个服务区划分为公益区和保障区,区域之间暂停人员流动。工作人员与司乘人员之间始终保持一米以上的社交距离,提高人员密集区域的消杀频率,保证工作人员的各项防护措施到位。”本轮疫情期间,从乌兰察布到阿拉善,内蒙古西部所有高速公路服务区均保持正常运行。

内蒙古美驿高速服务区开发有限公司负责对内蒙古高速集团所辖高速公路服务区进行运营管理。从9月底疫情爆发至今60多天,美驿公司管理人员、保洁、保安共计478名员工坚持在一线岗位。机关除值班值守人员和与上级部门对接的人员以外,18人全部下沉基层一线,充实疫情防控一线工作力量。与一线服务区员工同吃同住同抗疫——有的人咬紧牙关带病坚守,有人家中长辈去世不能在身边尽孝,有人的妻子身怀六甲不能照顾、幼小的孩子摔断了腿顾不上陪伴,还有的夫妻二人带着年幼的孩子默默坚守在一线……

美驿公司经理苏利毛表示,“疫情发生以来,我们在各服务区严格执行消毒消杀、佩戴口罩、核酸检测、扫码测温等防控措施,做好滞留车辆人员的如厕、餐饮、加油等服务保障工作,确保服务区好进快出。”

内蒙古美驿高速服务区开发有限公司供图
特殊时期,老友见面,只得远远打个招呼,而后便匆匆道别。回到车上吃了饭,赵志军再次上路。

阴山在北,坦途在南。冬日的乌兰察布,最低气温已达零下20摄氏度。夜幕之中,大货车迎着寒风向西疾驰。

赵志军在驾驶车辆 翟钦奇摄

晚上十一点,赵志军的车抵达呼和浩特南收费站。查验货物情况,记录48小时内的核酸结果与健康码,做完“落地检”,工作人员要求赵志军出示一份证明。“之前除了货主的接收证明之外,驾驶员还要签承诺书。每往返一次都要新的证明和承诺书,挺费时间的。”而现在,所有像赵志军一样的货车司机只需要出示一份电子版证明,就可以进入呼和浩特。这份证明由赵志军此行的目的地——呼和浩特市东瓦窑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出具,上面写明了驾驶员个人信息、货物信息与车辆往返的时间。

啪!啪!两张封条交叉着贴在驾驶室门上,赵志军正式进入了呼和浩特对于大货车司机的闭环管理。“等会到了市场,还要再贴一层封条。”赵志军说,“一直到明天离开呼和浩特之前都不下车了。”

29日晚,呼和浩特南收费站,工作人员对赵志军的车辆进行绿通查验 翟钦奇摄

排队的大货车不多,查验流程进行得很快,不到十分钟,赵志军的车就已经进入呼和浩特市区。“运送蔬菜对时间卡得很紧,冬天我们的蔬菜一般都是零点左右送达市场。不能太早了,不然蔬菜放置太久,容易冻坏。也不能太晚了,否则就错过了第二天的售卖。之前排队时间长,出发就要早些。最近半个多月排队的时间缩短了不少。”说着话,货车缓缓停下,此行的目的地到了。

凌晨一点,呼和浩特市东瓦窑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灯火通明,装货、卸货、转运的车辆往来不休。在赵志军车的边上,还停着四辆运送蔬菜的大货车。东瓦窑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信息员戴杰说,“目前市场每日蔬菜进货量在150吨左右,其中来自保定高碑店的占比约70%。蔬菜批发价格和疫情之前基本保持一致,没有出现太大波动。”

装卸工人忙碌着,赵志军铺好驾驶室的床,痛痛快快伸了个懒腰,“明天上午回保定的货就能定下来,今晚就在车上凑活一宿。”

疫情期间跑货运是什么感觉?赵志军说,“最开始的时候,去哪都不方便,经常一趟下来,车上贴了四五层封条。最多的一次,一个礼拜没有下车。”随着部分地区陆续不再贴封条,赵志军的车门“清爽”了不少。“不过心还总是悬着,10月中旬呼和浩特市美通农产品批发市场发生疫情,我和几十个大车司机一起被隔离了18天。”赵志军认为,麻烦还是存在,但最近这半个月以来,路正一点点变通畅,因为接受防疫检查排队而耽误的时间正逐渐缩短,“现在跑起来痛快多了。”

“现在不方便的是做核酸。”赵志军说。疫情期间,核酸检测点不好找,这对于需要时刻保持24小时内有核酸结果的大货车司机们而言是个麻烦事。“希望能在高速口多设置一些核酸检测点,这样我们跑起车来也更安心。”

鄂尔多斯市收费公路服务中心八所为滞留在广场的司乘人员送面点和热水

因受强降雪极寒天气影响,G1013海张高速德力格尔至贡宝拉格路段已不具备通行条件,内蒙古公投锡林郭勒分公司德力格尔收费所为滞留货车司机送来生活物资,并详细讲解路况信息。闫馨祺摄

内蒙古自治区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总队十三支队五大队在G6高速乌海服务区,配合属地公安交管部门查验货运车辆

在11月18日呼和浩特召开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呼和浩特市商务局副局长谭金龙曾表示,11月上旬以来,呼和浩特市蔬菜日均进货量、交易量均保持在1100吨以上,已基本恢复到疫情前市场供销水平。“我们指导大型连锁超市稳定自有供应链,引导企业在巩固山东寿光、河北保定等成熟调运线路的基础上,积极开辟宁夏银川、陕西西安、辽宁凌源等备用货源渠道,做到随时调运。”

内蒙古自治区交通运输厅运输服务处二级调研员宫连运介绍,“内蒙古成立了物流保通保畅工作领导小组,印发了《关于严禁未经批准阻断交通的通知》以及14条行业优化防控措施。前几日,我们报请上级部门协调解决了因山西省关闭G8荣乌高速多个收费站导致跨省货运车辆在我区十七沟出口与国道109线连接线严重拥堵问题。”今年,内蒙古自治区交通运输厅累计发放全国重点物资通行证31.28万张,基本实现通行证在全区的统一发放和使用。11月1日-27日,全区高速公路货车流量日均8.1万辆,较10月份日均数增长7.14%,恢复至正常值的90.0%;公路货运量日均258.1万吨,较10月份日均数增长7.6%,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的70.7%。

记者翟钦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