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10万元一晚酒店、游戏氪金上瘾…95后侵吞6900万公款被判无期

近日,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五集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五集《永远在路上》播出。本集披露了一件为购游戏装备私吞公款的案件。

3年里收款不入账 陆续侵吞公款达6900多万元

2021年6月,一场司法拍卖引爆网络热议。当时,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拍卖一桩贪污案件的涉案财物,其中有一张“青眼白龙”游戏卡。它是一款网络游戏的纪念品,没有任何实际功能,但因为全球限量发行500张,市场价约十多万元。

没想到开拍才半小时,竞价就被抬到了8700万元。虽然这只是网友抱着凑热闹心态胡乱出价的结果,无人真的买单,导致流拍,但这张游戏卡和它曾经的主人张雨杰,却由此吸引了社会高度关注。

张雨杰(安徽省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原工作人员):赃款买的。当时我买的时候也是花了5万多,小时候就关注这个东西,算是当时童心的一个念想,就买回来了。

张雨杰是安徽省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2020年3月被留置。他的具体工作是在政务服务中心大厅窗口接待市民,收取买房托管资金、填写托管协议、开具银行存款凭证和资金托管凭证。经调查,他在2016年到2019年3年多时间里,采取收款不入账、伪造收款事实等方式,陆续侵吞公款竟达6900多万元。

侵吞公款为购游戏装备和交友 10万元一晚的酒店连住四晚

和传统腐败案件相比,这一案件的涉案财物显得很特别,有许多游戏装备。而他之所以产生侵吞公款的念头,就和玩网游有关。

2016年的一天,一名买房人带着几万元现金来办理资金托管,由于按规定只能刷卡付款,张雨杰就先为他办理了手续,将现金存到自己卡里,打算第二天帮他刷卡支付。谁知当晚打游戏时,由于充值买装备,控制不住把这几万元全花光了。

让张雨杰欲罢不能的,是充值后完全不一样的游戏体验。在网游世界里,只要肯花钱,就能成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强者。

调查发现,张雨杰贪污的近7000万元到案发时几乎挥霍一空,花在游戏上的还是少数,大多数用在了各种高端消费上。他先后结交了三位女友,为她们购买各种奢侈品牌的服饰、手表、首饰,到各地旅游、一起体验各种奢华享受。海南一家酒店最贵的豪华海底套房10万元一晚,张雨杰和一名女友在这里就连住了四晚。他自然不会告诉女友,钱到底是怎么来的。

“心里一直不安,但花钱的时候,欲望把不安压住了”

据专题片《零容忍》透露,很长一段时间,张雨杰白天在滁州上班,其实住在上海,每天晚上下班之后从滁州坐高铁到上海,在上海租了一套房子,租金3万8一个月,早上再坐最早的一班高铁到滁州来,到单位上班。上海的繁华,让他就不考虑单位的这些事情了,也不考虑贪污的事情了。

只要没钱花了,张雨杰就再次向公款伸手,三年中总计贪污公款四百多次。他并非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暴露,但却无法自控。

张雨杰(安徽省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原工作人员):心里面一直都是不安的,但是花钱的时候,那个欲望把不安给压住了。经常梦见自己坐在警车上,前面几个人盯着你,一醒来,发现没什么事儿,就继续用消费麻痹自己。

财务管理极其混乱 19名党员领导干部、公职人员负有责任

经调查,滁州市从市房产交易主管部门,到不动产登记中心、交易管理科,都失职失责。按照滁州市2011年出台的相关制度,资金托管窗口必须岗位分设,一人收件、一人审核、一人办理凭证,相互监督,但不动产登记中心却从未按制度执行,从主要领导到科长,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有这项制度。

周立凯(时任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主任,受到留党察看二年、撤职处分):我不知道这个制度,后期查的时候查到过,但是这个东西从来在中心里面、在单位里面没有执行过。

案发后,滁州市监委在调查中发现,资金托管账户财务管理极其混乱,大量原始资金凭证、会计资料都已丢失,历史账目极不健全。

一个管理大量资金的部门竟然是这种情况,令人震惊。早在2016年8月,住建部、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就联合发文,要求各地主管部门对二手房资金的监管情况、监管制度要进行检查评估,滁州市主管部门却只是下发文件要求各单位自查。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单位管理的极度缺失,张雨杰才敢一再铤而走险。2019年,他打算结婚,便以女友名义购买了一套二手别墅,没交一分钱房款,利用职务之便虚开了一套资金托管手续,购房款就从资金池里支付了。随后,他就从单位辞职了,幻想或许能就此逍遥法外。他没有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竟然是因为新冠疫情的暴发,使得他的行为迅速暴露了出来。

黄安明(滁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2020年3月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交易全部停止了,本来那个资金池是一边进一边出,疫情来的时候只出不进了,不停地出到最后,银行的账户没有钱了。

资金池空了,却还有近7000万元待支付的资金缺口,经调查,很快就锁定了张雨杰。2020年11月,张雨杰被判处无期徒刑。

被挥霍的巨额资金大部分难以追回,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调查认定,各级共19名党员领导干部、公职人员负有不同程度责任,都被追责问责,其中交易管理科科长、副科长更是已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来源:人民网 王欲然、宋子节

  编辑:汪东伟

  统筹:吴亚鹏

  编审:干江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