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出血孕妇无核酸不能进医院?这是商丘案例后的必然结果!

原标题:大出血孕妇无核酸不能进医院?这是商丘案例后的必然结果!

  文章来源:北风雪林 原作者:北风

  今天,有浙江网友爆料,一个孕妇在大出血状态被急救送到医院,在有行程码,孕妇与亲属在14天内都没有到中高风险区的背景下,被保安拦在医院门外。

  原因是孕妇无法提供即时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在医院重新做,加急的结果也要半天以上。

  在主治医生与大出血孕妇的亲属多方协商申请之后,孕妇躺在医院门口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被允许进入。

  事件曝光后,保安和医院被推上风口浪尖,全国网民都在骂医院和保安的冷血和愚蠢。

  北风并不意外,因为在我看来,在8月中旬商丘孕妇家庭瞒报事件的处理结果公布后,孕妇被拦甚至一尸两命的案例一定会发生!

  壹、浙江大出血孕妇无核酸被拦事件

  浙江孕妇大出血在医院门口被保安阻拦事件有几大细节值得大家的玩味和思考。

  第一个细节:爆料事件没有提供时间。重大事件的时间,地点,人物是三要素,这次爆料事件对病患,家属,医院,医生,保安各层面都有涉及,对于浙江温州的地点也没有避讳。

  奇怪的是,所有媒体报道,都是“网友爆料,近日发生”。

  如今是9月初,如果是近日,不排除发生在八月甚至更往前。

  河南商丘虞城县涉嫌“孕妇家属瞒报”事件,曝光时间是8月14日,官方通报处理结果是8月16日。虞城县8人被处理,包括副县长被直接免职。

  也就是说,浙江温州“大出血孕妇被拦”事件可能发生在河南商丘“孕妇瞒报事件”之后半个月内。

  正是全国所有医院“学习经验,查缺补漏”的关口。

  第二个细节:保安并不蠢,也不轴,更没有“冷血不通人情”!

  在事件发酵后,全国网友普遍骂保安,说保安又蠢又冷血。

  实际上,各家媒体都报道了细节,医院保安在阻止孕妇和亲属,必须要求“核算报告”这一流程上,是“刚性而死板”的。

  可是在与孕妇家属沟通过程中,反复强调了,如果有特殊情况要进入,必须“向领导申请”!

  最终向领导申请,哪个领导拍板允许孕妇进入的问题上,浪费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保安提供了“向领导申请”,“领导允许就可以进入”的灵活条件。

  第三个细节:主治医生到现场沟通,孕妇依旧进不了医院主治医师在这次事件中,是“救死扶伤”的光辉形象,他支持让孕妇进医院,但是保安依旧“不给面子”,“不允许”。

  这只能说明我国近几年的“问责制度”已经从“一线背锅”成功转型到“领导担责”。

  在商丘孕妇瞒报病例中,商丘和虞城县两家医院的一线主治医生,都没有被处分。

  我们可以事后推演,温州大出血孕妇,事后如果涉及疫情瞒报,担责丢饭碗的肯定是主管保安的“领导”,一线医生专心救人,哪会有错?

  第四个细节:医院回应,极力撇清。事件发酵之后,涉事医院极力否认。

  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声明:我们这边不可能核酸没出来不让她进来的,我们这边只需要出示行程码,健康码,14天没有去过中高风险地区的,我们急诊都会放你进来,不会说不让你进来的。

  医院表态的第一句就是一个多重否定句,不多读几遍,语文不好的根本捋不顺。

  至于说放孕妇进医院,医院给出了很多前提条件。

  如果这些条件变成发现了零星病例的河南商丘,医院还能这么斩钉截铁撇干净么?

  医院在这次事件,撇的这么干净,因为医院的安保部门,很有可能是完全外包的。

  而医院安保部门,放入“瞒报病例”,需要担责的领导肯定是安保公司的老板,以及温州市疫情防控的主管领导。

  根据推测,最终两小时后孕妇能够“拍板进入医院”,很可能是“温州市疫情防控办公室”批准才行。

  贰、商丘基层政府及医院的瞒报事件

  浙江温州“大出血孕妇”仅仅因为核算报告没出来,就差点一尸两命,医院保安为什么这么死板而不近人情?

  因为河南商丘“瞒报事件”本身就是“情理法纠葛”的事件。

  最终却没有“情理法调和”的处理结果,而是快刀斩乱麻的严肃问责。

  商丘是河南省一个人口大市,有780万常住人口,下辖2区6县,1个县级市。虞城县就是商丘市下辖的一个县。

  虞城县的“孕妇家属瞒报事件”中,孕妇姓尹,丈夫姓郭。

  根据事件通报,疫情最初是丈夫郭某的妹妹,是个大学生,在七月底与母亲张某到超市购物,与商丘的2号病例有接触。

  在2号病例被确诊之后,郭某一家,包括孕妇尹某,都被虞城县安排居家隔离了。

  隔离过程中,尹某的公公,就曾经跟镇上,村委会汇报过儿媳即将生产的情况,要求镇上领导解决生孩子事宜。

  在尹某预产期到来之后,尹某,郭某一家的核酸检测都是阴性,仅仅只有妹妹的核酸结果需要再次确认,但是连“疑似病例”都算不上。

  在这样的背景下,尹某临盆,根据疫情防控规定,虞城县人民医院必须提供全隔离防感染的“妇科生产环境”以及“产后护理环境”。

  我国的基层医疗还处于配套不充分的阶段,县医院无法保证在疫情期间进行防感染手术。

  于是虞城县人民医院居然用救护车将尹某,郭某一家拉到了商丘市第一医院门口。

  并且尹某,郭某反映,虞城医院在救护车上“让他们对居家隔离,密切接触者情况保持沉默”!

  很显然,虞城县医院做出将孕妇送到市里的决定,肯定是经过副县长等领导审批的。

  他们实际上面临两难,毕竟孕妇夫妻和其他家属“核酸检测都是阴性”,郭某妹妹虽然是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可是自身并没有“确诊”,连疑似病例都不算。

  这一家人,留在虞城县医院,县医院的防疫是扛不住的,只能往上面送。虞城县防疫领导都心存侥幸,希望这一家不会是“确诊病例”。

  有许多人质疑,虞城县医院为什么不在送人进入商丘第一医院后,及时汇报呢?

  问题是真实报告“密切接触行程”,人就送不进去,一定会被“遣送回”县医院。

  如果尹某一家不是“确诊病例”,没有害的商丘一座城市陷入停摆,那么虞城县领导的赌博就成功了。

  可一旦郭某一家确诊,这些为了“救孕妇母子”将孕妇一家送入商丘医院的领导们,全部被撤职问责。

  网友之中,有“黑暗一些”的言论,认为在虞城县基层医疗不充分的前提下,领导做到“程序正义”,“抗疫流程正确”,哪怕一尸两命,在“抗疫大局”面前,也不会被免职。

  在商丘“孕妇家庭瞒报”事件发生后,我曾经想写“理性剖析”虞城县从防疫的县领导,到卫建委正副职领导,到医院领导,到乡镇主管领导……这些被免职的人,当初是在怎样“保孕妇婴儿性命”和“基层抗疫大局”的犹豫中,做出“隐瞒行程,向上级医院送病患”的决策。

  可是当时780万商丘人因为“瞒报”,社会停摆,甚至影响九月学生开学。

  如此大的影响,证明他们“侥幸”赌输了。输了,他们就得付出代价。

  叁、问责之外的规范与流程何时制定?

  商丘“瞒报事件”从8月14日被曝光,到8月16日闪电处理8名官员,可谓雷厉风行。

  唯一遗憾的是,北风没有见到“商丘或者全国其他城市”农村基层条件无法接收“急性病例”情况下的“处理流程”。

  北风当时就想,在下一轮零星病例爆发时,下一个农村待产孕妇,会不会面临“一尸两命”的结局?

  这次浙江温州案例,大出血孕妇之所以会在两小时后“破例”进入医院,并且网络舆情都是攻击医院和保安,原因是浙江甚至全国近期几乎没有本土确诊病例。

  如果温州当时也有确诊病例,如果孕妇的亲属刚好有人前两天到中高风险地区出差,还有没有合规流程,让大出血孕妇在核酸报告没出来之前,进入医院?

  北风要的,并不是西方社会政府流程做到,楼塌死一百多人都无责的“西式程序正义”。

  北风希望看到,负面舆情事件发生后,能够有“推广到全国的”,照顾到最广泛利益的:【规范处置流程】。

  上次商丘“孕妇家庭瞒报”事件中,北风没有发声,因为我预判到,下一次一定会有孕妇被拦,甚至一尸两命,会有发声的机会。  

 

  近日“西安地铁保安执法不当”事件,被上升成严重的“男女对立”,北风依旧没有发声。

  因为任何“假设保安不及时执法,导致地铁相撞等严重安全事故”的假设性论断,都没有力度。

  这类事件,必须等到下一次“地铁保安不敢执法,导致车站群殴死人或者停车信号不及时,导致地铁相撞”事件发生后,舆论才会有讨论“保安扩权”的空间。

  这次西安地铁保安维护公共秩序的行为,初始动机并无不妥,可是网络舆论就是撺掇着女方把保安送入监牢的方向发展。

  许多人举例“当年上海地铁保安遇到撒泼女子不敢管,导致地铁停运十几分钟”,说这是“依法治理”,“权责分明”的典范。

  没有发生“安全事故”,当然是典范。如果发生了事故,这保安会不会“玩忽职守”“导致重大生命财产损失”而面临刑责?

  这次温州“大出血孕妇被阻拦”事件登上热搜是好事,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补上“商丘事件”后,没有推行全国的,疫情期间“紧急病例救治规范”。

  能够不用“一尸两命”,就补上人性化“紧急病例救治规范”,真是万幸!

  希望国家层面对安保人员甚至“见义勇为”人员,在“公共安全”领域,防范“大众生命财产威胁”的权力与边界进行界定!

  希望下一次“地铁保安的正名”,也能在“不伤人命”的万幸下迎来转机!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疫情防控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