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再次面临债务上限危机,11月或发生主权债务违约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7月31日,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上限为期两年的暂停已到期,8月1日,美国再次面临债务上限危机。对此,美国财政部8月2日启动特别措施应急——“应急现金保护措施”(emergency cash-conservation steps),将允许其在不发新债的情况下直接支付政府账单。

但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财政部持有的现金可支撑政府运营至10月初,因此,美国需在上调暂停债务上限之间二选一,否则美国将面临实质性债务违约的风险。

CNBC8月2日报道:美国国债上限将到期,财政部将采取“非常措施”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定义,债务上限是指美国政府根据国会授权为了履行现有法定义务而能够举借的债务总额,这些法定义务包括社会保障、医疗福利、军饷、国债利息、退税以及其他开支。

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统计,截至6月30日,美国未偿联邦政府债务余额约为28.5万亿美元,其中公众持有的债务约22.3万亿美元,政府间债务约6.2万亿美元。

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走势图(1993年至2021年3月份)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等消息,自2013年以来,美国国会不再直接调高债务上限,而是设置时限暂停债务上限生效,允许财政部在此期间不受限制地发债。目前,国会已7次暂停债务上限生效,最近一次暂停始于2019年8月,当时债务上限约为22万亿美元,为配合特朗普减税计划,国会允许财政部继续发债直至今年7月31日。

8月1日,美国债务上限恢复生效,新债务上限为22万亿美元加上2019年8月以来新增债务余额,预计达到28.5万亿美元(约184.16万亿人民币)。此前美国会预算办公室已警告,如果此时不抓紧采取措施解决上限危机,美国很可能在今年10月或11月面临主权债务违约风险。同时,今年8月9日至9月10日,国会还将进入夏季休会期,目前留给美国规避债务违约的时间已经非常有限。

对此,8月2日,财政部启动“应急现金保护措施”(emergency cash-conservation steps,提前赎回、并暂停对联邦养老金计划中退休基金的部分投资,这样可以在不增加总体债务的情况下“节省出”现金,但需要强调的是,这些特别措施不可持续。而同一天,美国财长耶伦也向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发信解释称,“受疫情影响,这些特别措施持续时间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她敦促国会,“应尽快采取行动,以保护美国的信用”。

美国财长耶伦 资料图丨ICphoto

目前,国会有两种方式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第一,通过常规立法程序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但这在参议院需获得60票以上,意味着民主党要争取至少10名共和党参议员支持。第二,民主党可利用所谓的预算调节程序提高债务上限,这在参议院只需51票简单多数即可通过。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日前曾表示,共和党不会支持提高债务上限,民主党只能利用预算调节程序通过相关立法。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资深民主党议员罗恩·怀登则表示,共和党将债务违约作为谈判筹码是完全错误的,民主党不会作出任何让步。

对此,众议院民主党领袖的一名助手对CNBC表示,有关上限的讨论仍在进行中,同时,他还承诺民主党高层议员是不会拿美国的信用去冒险,但这位助手没有说明届时国会将选择哪种方式解决上限危机。

另一方面,虽然美国政府从极少会发生实质性违约事件,但以往经验显示,这种严重的技术性违约仍可能会对美国经济产生灾难性影响。

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债务曾于2011年5月16日达到14.3万亿美元法定上限,而两党迟迟没有达成新的预算和债务协议,导致7月标准普尔和穆迪两家评级机构把美国主权国债放入负面评级观察名单。直至2011年8月2日违约前数小时,国会才提高债务上限和削减赤字法案,将14.3万亿美元债务分阶段提高2.4万亿美元。但标普仍于8月5日宣布美国主权债务评级从“AAA”下调为“AA+”,这是美国自1917 年以来首次失去AAA评级,全球金融市场在此期间受到了显著冲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