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鸿一瞥丨一跳成名天下知!全红婵豆蔻折桂的背后,是天赋是幸运更是努力

   

  14岁的全红婵昨天跳出3个满分,轻松摘下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金牌。在她之前,没有哪位选手能在自己参加的第一次国际大赛上,如此彻底地征服裁判。

图说:全红婵摘下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金牌 新华社图

出道即巅峰


每当全红婵腾起小小的身躯,轻盈地钻入池底,东京水上运动中心空荡荡的看台,都会爆发出响亮甚至有点刺耳的欢呼声,仿佛身处摇滚明星的演唱会现场。她也因此征服裁判,从第二跳起就确立牢不可破的优势,轻松摘下金牌。

图说:全红婵第二跳拿到全满分 网络图

全红婵是在备战东京奥运会的最后一个周期里脱颖而出的。去年10月的全国跳水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世界杯选拔赛,首战比赛中,才13岁的全红婵在女子10米跳台决赛中力压任茜、张家齐和陈芋汐夺冠。三站选拔赛,她赢下两站,这个从未有过国际比赛经历的小选手,就此赢得站上奥运舞台的机会。

假设东京奥运会没有因为疫情延期,要在奥运会上见证全红婵的横空出世,还得等到下一届巴黎。昨天她在跳台决赛上的成功,让人想起当年与她同龄的伏明霞,后者正是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一跳成名,在跳水运动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图说:全红婵在比赛中 新华社图

水花消失机


有人称全红婵为“水花消失机”。意思是,她压水花压得特别好。昨天,她充分证明了这个称号绝非虚名,每一跳,都似踏雪无痕,连场边的前冠军郭晶晶和陈若琳,都为她鼓掌。

虽然是第一次参加奥运这个级别的大赛,但全红婵并没有怯场。上场前,她静静地站在跳台的等候区,偶尔温习一下技术动作。第一跳,全红婵与队友陈芋汐并列第一。第二跳,向内翻腾3周半转体抱膝,7名裁判全部给出10分,她因此得到满分的96.00分,领跑众选手。第四跳向后翻腾两周转体一周半,全红婵又一次得到96.00分。最后一跳,全红婵再度征服全场,总成绩为466.20分,毫无悬念拿到冠军。

图说:全红婵第四跳再次拿到全满分 网络图

 问全红婵,“水花消失机”怎么练出来的?她眨眨眼睛回答:“就是慢慢练出来的。”跳水队教练余晓玲说,别看全红婵、陈芋汐在跳台上技术动作做得相当完美,功夫全在平时。“这些孩子非常刻苦。没有捷径,就是不停地练。”至于全红婵第一次参加奥运不怯场,余晓玲说,“这孩子心理素质非常好。”

图说:夺冠后教练抱起全红婵庆祝 新华社图

赛前睡得香


全红婵来自广东湛江农村,练跳水也跟家庭情况有关。因为妈妈身体不好,她就想着能早点自立,好给妈妈治病。不过,昨天赛后有记者问起家里的情况,当新闻官提醒这是隐私可以选择不回答时,小女孩果断地回复:“那我不回答。”

出征东京的跳水队里,全红婵年龄最小,喜欢玩“吃鸡”和“王者荣耀”的她因为游戏限制玩家年龄,每次只能玩一个小时。跟她站在一起,16岁的陈芋汐突然也像个姐姐了。比赛结束时,获得亚军的师姐给了师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两人共同将一面国旗展开,一起比爱心。3米板冠军施廷懋也跑过来摸摸全红婵的头。下了领奖台,面对这么多镁光灯,全红婵难免拘谨,但听到陈芋汐爆料在队里经常被自己追着“打”时,马上声调提高,转头纠正:“没有!你骗人……”

图说:全红婵与陈芋汐 新华社图

有人带来全红婵爸爸在后方录的视频,并要她说说此刻感想时,女孩倒有点害羞了,“这么多人,搞得我(不好意思)。”她透露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还是挺紧张的,所以要感谢爸爸妈妈的鼓励,“他们让我勇敢一点,让我放开去跳,拿不拿奖牌没关系。”

来东京,全红婵没想过拿金牌,并跳出这么好的成绩。至于这个466.20的超高分最终怎么取得的,小姑娘的回答就像她的年纪一样单纯,“就这么做到的。”后来,又憋出一句,“领队给我讲了下要领”,正当大家好奇是什么要领时,她又扫了大家的兴,“就是让我早点睡。”并补充道,“昨晚我睡得很香。”

小时候,爱吃辣条的她有个愿望,就是开一家小卖部,这样就能一直有零食吃。现在,站上了奥运领奖台,相信她心里的那个愿望,也变得更大更远了。(新民晚报特派记者金雷 东京今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