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再造另一个“映客”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丰收

  对互联网公司来说,5年似乎是一个关卡。

  当年阿里在成立第五年,从数家一线投资机构融资8200万美元,成就了当时中国互联网届最大规模的私募融资案例。

  曾经遍地都是ofo小黄车,没有坚持过5年,便从互联网世界中消失不见,成为历史。

  现在的互联网发展速度更加迅猛,5年基本就算一个生死考验了。

  做得好也许5年之内成功上市,做不好5年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对于映客来说,5年的坎已经过去了,但下一个5年的考验已经开始。

  前段时间映客刚过了六周年,映客董事长奉佑生在内部信中提到去年刚提出“内部创业合伙人”机制,已初见成效。

  并不满足于现状的映客,本着居安思危的企业发展意识,在社交、相亲、新消费等赛道已经跑出了不少产品。

  基于对后疫情时代的深刻认知,映客更新了企业愿景,将目光投向了线上线下(行情300959,诊股)深度融合的近场社交新形态,并全力向全场景新娱乐平台发力。

  重新上路的映客,或将开启互联网另一个新故事。

  要做成功率最高的创业平台

  几乎是在2018年上市的同时,映客董事长奉佑生就开启了公司的内部创业浪潮,将几千员工分成大大小小几十个创业团队。

  一年前,映客又推出了“内部创业合伙人”的机制,从制度上鼓励内部创新。

  不久前,映客还将“始终创业”写进了企业价值观,新修订的企业愿景则是要打造一个“最高成功率的创业平台”。

  映客再造另一个“映客”

  三言财经摄于映客总部

  奉佑生为什么如此推崇创业?

  在此前的一个采访中,奉佑生曾表示,“创新是一个企业永久生存的根源,是一个本质的问题,如果一个企业失去创新的话,它其实很难长久地发展下去。”

  从映客刚做起来,他就在思考如何让公司走的更远。

  因为映客的诞生也是历经波折。不断的研发,改进创新,经过几个版本的蜕变,最终才突破千播大战,走在行业的前列。

  事实上,从目前全行业来看,娱乐类在线直播已经看到了天花板,这表现在用户规模增长缓慢,部分平台用户开始流失。

  在其他同业还在着急寻求转型的时候,映客早已悄悄选好了方向,走出了第一步。

  2021年3月30日,映客发布2020年财报。全年营收49.5亿元,同比增长51.4%;全年净利润2亿元,同比增长285%,实现连续6年盈利,各项业务指标增速大幅跑赢同期同业。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映客创新产品全年营收达20.7亿元,表现可谓亮眼,在集团总营收中的贡献占比达41.8%。

  映客悄悄地把创新产品拓展成为了另一个“映客”。

  事实上,围绕着互动社交的发展方向,映客近两年孵化出20多款APP,多个产品已经进入商业化阶段。

  2020年,映客旗下兴趣社交APP“积目”、婚恋APP“对缘”等多条垂直社交业务进入“快速收获期”。

  积目于2020年初开始推动商业化发展,据了解,2020年积目全年营收近亿元,商业化速度行业领先。

  在线相亲APP对缘经过一年的发展和打磨,已稳坐视频相亲赛道第一梯队,用户规模达行业第二。

  截至2020年底,对缘注册用户累计超千万,月均达成相亲百万次;红娘数量超过1.5万名,同比2019年翻了12倍,也为社会提供了新型的就业机会。

  另外据了解,映客还有产品出海,比如在中东地区推出音视频产品;在香港推出首家直播电商BuyLive。

  下一步,“近场社交”是映客的探索重点,在现有产品中,映客已经开始对“近场社交”进行试验,在对缘、积目等产品都有体现。

  奉佑生指出,去年映客创新产品的成功率为50%,远远高于行业成功率。

  映客已经完成从直播平台到互动娱乐+社交矩阵的转型,能够成功转型,这背后离不开内部赛马的机制的推行。

  从“对缘”看映客的内部赛马

  内部赛马顾名思义就是不同的团队同时去做一件事,映客旗下的婚恋APP“对缘”就是内部赛马机制的优胜产品代表。

  在映客内部,新产品立项是看赛道,也是看人的。

  对缘合伙人刘之宇在做对缘前,只是映客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在“内部合伙人机制”下,投身创业浪潮。在她看来,创业虽然会面临挫折与失败,甚至还会放弃更多的私人时间和所谓的“稳定”,但是过程中却能够收获更多。

  “最大的成长和变化是自我更新的能力以及对组织的理解”,刘之宇表示在创业过程中自身的能力和思维在不断更新,过程很痛苦,但也是必经之路。

  现在,刘之宇对内部合伙人制度有了重新认知,“单打独斗是不靠谱的,成功概率的每一个百分点的提升都来自‘合伙’以及‘合伙’的效率”。

  刘之宇解释称,映客内部会重点关注一些赛道,比如像社交、婚恋、娱乐等。

  内部会有一些优秀的个人或团队站出来,愿意去尝试。

  当然内部还会进行战略性的讨论,还会用MVP模型(最小可用产品)以及其他方法,多次进行可行性验证。

  当时对缘选择婚恋赛道,正是看到了这些方向是巨头忽略或不愿意做的,但是它却存在巨大市场。

  除了大赛道的赛马,单一赛道的团队还会进一步细化探索。

  据了解,对缘团队除了有针对三四线用户的“对缘”,还有针对白领人群的产品“BOTH”,以及针对90后的专业恋爱管家(红娘)服务的“相牵”。

  映客再造另一个“映客”

  三款产品虽然都是婚恋赛道,但是针对的人群不同,在产品形态上也有差异。

  刘之宇指出,目前正在做线上和线下的融合,各城市每周都有多场线下活动。

  不同于纯粹的门店相亲,相牵对线下相亲进行了升级,把场所选在狼人杀、酒吧、咖啡馆等场所,氛围也从相亲变成了约会形态。

  谈及90后、00后的婚恋观,刘之宇称那正是做相牵的初衷。

  在她看来,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对婚恋没有概念,并不想结婚,“hook up”软件泛滥也加深了年轻人对不认真恋爱观的影响,相牵则是希望能够提供一个严肃认真的约会环境。

  之所以同期能够推出针对不同圈层的垂类产品,是基于对缘团队开发新品的速度极快,一个月便可以实现产品上线。

  其实在映客内部,上线一款新品可以把时间缩短到2周,甚至只要4天。

  背后的秘密便是中台。

  映客的中台是其直播、娱乐、社交等技术和运营管理经验的沉淀。

  具体来看,映客的技术中台包括业务中台和数据中台。

  映客再造另一个“映客”

  其中,业务中台能够提供包含用户、金融、直播等音视频互动和社交方面的业务支持,可以将映客这几年在发展过程中沉淀的资源快速迁移到新产品上去。

  而数据中台则可以进一步挖掘用户数据价值,产出用户画像、用户需求、用户获取成本等数据,帮助驱动业务。

  除了中台的支持,奉佑生给了内部创业足够的宽容度,能够最大程度的下决策。

  创业在映客内部被看做是一件光荣的事,这是一种心态上的强烈驱动。

  此外,映客还会在现金、股权等方面进行激励。近日,映客就推出总共达六千万股的股权激励计划,相当于公司总股本的3%,以此来鼓励创业。

  映客捕获Z世代

  积目加快线上线下融合

  积目是映客旗下的一款兴趣社交应用,主要受众是Z世代的年轻人。

  2019年10月,映客花费8500万美元收购了积目。

  通过这次收购,映客加强了在互动娱乐领域的社交属性,完善了平台内生态流量体系,打造出社交+娱乐的主航道。

  就目前集团战略层面来看,积目CTO刘志强认为,积目和对缘有希望成为集团业务增长的第二曲线。

  据了解,技术出身的刘志强在映客有着丰富的产品研发经验和创新想法。奉佑生对创新也给与了很高的包容性。他认为一次不成功并不代表失败,重要的是充分激发员工的创新活力

  在映客内部,不少团队做完一个不成功的产品后,第二个或第三个产品就会相当成功。

  “在一次不成功的案例中,收获的除了业务经验以外,还有团队一起打仗、荣辱与共的团队氛围和更强的战斗力”,刘志强这样说。

  进入映客体系后,积目迅速利用上映客的各种优势资源,通过中台赋能产品研发和运营。

  比如,映客技术中台负责人曾指出,中台刚“出道”便接入旗下Z世代社交产品积目APP的商业化项目,以较低成本快速上线了会员订阅等功能,实现开门红。

  目前积目仍然处于一个增量阶段,目标聚焦在用户增长上。

  同在陌生人社交这个大赛道中,刘志强认为积目还是与陌陌、探探有着巨大的差异性。

  映客再造另一个“映客”

  首先,是用户群体年龄分布不同。陌陌的80后用户居多,探探更年轻些,有更多90后。而积目的用户主要是95后、00后的Z世代年轻人。

  其次,虽然同属陌生人社交,陌陌和探探的崛起更多是因为其产品功能。

  陌陌是抓住了基于LBS的浪潮,探探则首先发明了左滑右滑的方式。另外,除了产品功能外,两个产品是颜值社交的典型代表。

  积目和Soul有类似之初,兴趣社交才是它们定位的核心。二者的人群也主要是Z世代,不过Soul更讲究虚拟社交,偏线上情感陪伴,主打社交元宇宙的概念。

  积目更加追求真实,主打的就是兴趣社交,面向的是追求和认可青年潮流文化的年轻人。用户可以选择自己的多个兴趣,系统进行同好匹配。

  相比于Soul里的二次元等泛化兴趣,积目里的青年文化十分先锋,比如有机车、滑板、冲浪等。

  积目的一名商务经理Jerry在加入积目前就是忠实用户,此外他还是一名滑板热爱者,也是一位职业的足球解说员。

  在积目里,他可以继续推广滑板文化。据他描述,积目的很多同事都是青年、潮流文化的爱好者。

  积目绝大多数是一二线城市用户,他们更加潮流、有个性。

  刘志强认为大多的社交只是完成了第一步――线上,积目的社交还是要回到线下的。

  积目作为映客社交领域的重要抓手,在形式上不断地突破和创新,如近场社交。

  近场社交简单理解就是社交从线上到线下,这与后疫情时代的大背景有着紧密的联系。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从线上走向线下,这就要求社交产品能实现线上到线下的深度融合。

  在积目上,年轻人因为潮流文化成为朋友,也需要在线下场合实现更丰富的互动。

  积目上的组局等功能就是备受年轻人喜欢,通过组局能够快速发起线下活动,让用户从虚拟走向真实。

  积目的基因天然也与近场社交契合,喜欢硬核青年文化的用户更乐于线下社交。

  三言财经了解到,积目将会在长沙落地第一个自营线下CLUB,和积目APP打通,提供更多场景玩法,让年轻人能够通过游戏化的方式实现线下的破冰。

  这种线下酒吧的形式,是积目对近场社交的大胆尝试。

  考虑到映客将推出其它近场社交产品,积目的尝试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接下来,近场社交还能有什么新玩法,也让人十分期待。

  映客能否实现全场景娱乐平台的愿景,接下来的几年,积目毫无疑问将是关键棋子。

  重新认识映客

  创新产品营收占比41%、最快4天推出一款新产品,新品成功率50%。从上述这几个数字中,我们能够清晰看见映客的改变与重铸。

  是时候重新认识映客了。

  映客已经从单纯的直播平台转型为全场景娱乐平台,或许还是最高成功率的创业平台。

  在下一个5年,映客将带来怎样的颠覆,值得期待。

  互联网从来都不缺风口上的猪,但是风口过后,才是对企业最大的考验。

  危机意识和不断创新方是长久之道,这已经被反复验证。

  上市巅峰的映客便居安思危,制订了内部创新之路,从弯道超越。

  不进则退,互联网没有永远的常胜将军,没有永远平坦的路。

  为有源头活水来,当天花板还没抵达时,映客就用创新做帆,已经快再造出另一个映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