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山好物 借船出海

内容摘要:册亨县城位于东西走向的者楼河河谷之中,南北两侧皆为茫茫群山,者楼河两岸,是面积800余亩的狭长山间坝子。这样的坝子册亨县共有6个,整个黔西南州1.68万平方公里的大山间也仅有106个,它们中最大的刚过1万亩。

黔山好物 借船出海

黔西南日报记者龙波 

宁波日报记者 单玉紫枫

册亨县城位于东西走向的者楼河河谷之中,南北两侧皆为茫茫群山,者楼河两岸,是面积800余亩的狭长山间坝子。这样的坝子册亨县共有6个,整个黔西南州1.68万平方公里的大山间也仅有106个,它们中最大的刚过1万亩。

产业是稳定脱贫和长久脱贫的关键之策。可在黔西南的群山之中,在这些星散的坝子里发展产业何其不易?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进入最后关头,黔西南州与宁波市持续深化扶贫协作,以“绣花功夫”在坝区实施农村产业革命,致力于激活特色优势资源,推动黔山好物产业化、规模化、品牌化生产,依托“协作之船”走向更加广阔的消费市场,带动更多群众持续增收、稳步脱贫。

册亨县冗渡镇坛坪蔬菜基地

绿色蔬菜直销粤港澳大湾区,山地坝区生长出一个富民产业,群众观念也开始走出重重大山——

册亨县城北行45公里,冗渡镇坛坪坝区也是一个东西走向的河谷平地。2019年10月开始,当地借助宁波力量大力发展特色蔬菜种植。

今年4月3日,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坛坪坝区被正式认定为粤港澳大湾区“菜篮子”生产基地。到6月8日,坛坪坝区已累计采收优质菜心38批次,共456吨销往香港,产值276万余元。

黔西南州北岸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波经营现代农业企业多年,在浙江宁波和宁夏均建有蔬菜基地。虽然初到册亨考察时,他也险些在盘山路上晕车,也曾心中打鼓——车窗外满眼大山,几无平地,农业怎么搞?但到达坛坪之后,企业家敏锐感知到贵州山地不可替代的气候优势、生态优势,以及脱贫攻坚空前优厚的政策支持。赵波决心下定,北岸公司很快注册成立,成熟的运营模式移植入黔。

2019年10月秋收完毕,900万元资金注入,一个月即完成土地丈量、平整及河道整治等基础设施建设。11月初播种,2020年春节到来时,坛坪坝区累计近50吨优质菜心已先后进入超市。

低热河谷的雨热和土壤条件,使得一茬“广东菜心”从播种到采收,不到30天即可完成一个生长周期。

“每年播种7至8茬,亩产1000斤左右,按当前市场价计算,一亩地年产值至少2万元。这里最佳种植季节是10月到次年5月,恰好补足我们宁夏基地冬季空白。”如今,赵波对坛坪坝区的情况了然于胸。

冗渡镇坛坪村村民在家门口蔬菜基地里“上班”

在过去,册亨低热河谷地区,一直有种植早熟蔬菜的传统,并且成功探索“菜菜稻”的“者楼模式”。不过,宁波企业到来,订单农业、冷链物流、直销港澳……新理念、新变化不断刷新坛坪村民对蔬菜种植的朴素认知。

带给村民全新观念的还有企业运行模式——带薪培训结束后,基地实施分片包保责任制,公司统一播种,村民分组承包地块进行管理、采收。以及基于大数据技术的日常管理——村民获得一个绑定身份的二维码工牌,“码”随菜走,人在田间即可通过手机实时查看工作量,收入日清月结,最大限度激发了他们参与产业发展的积极性。

回想半年前,坛坪群众也曾有过迟疑——光种菜就能致富?不种稻谷吃什么?土地平整了以后怎么划分?镇、村干部反复宣传,在25轮院坝会、村民大会之后,大家总算意见统一,涉及346户1409人原本阡陌纵横的1070亩土地,变为现代农业园区。

冗渡镇坛坪坝区采摘完毕的蔬菜装车运输

带头拿出土地的杨昌学、杨顺明父子率先得到实惠。杨顺明曾在广东务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未能出门,北岸公司刚进场,他就在基地谋到了一份工作。

“过完年,老板让我到宁波把一辆厢式大货车开回册亨,回来就一直在基地运输蔬菜,从基地运到冷库。每月固定工资6000元,和在广东佛山打工收入差不多。”杨顺明介绍,他的父亲也在基地负责种植,母亲参与采摘,一家三口今年工资收入估计能超过10万元,再加上每亩800元土地流转金,早在2015年就脱贫的一家人如今稳稳迈入小康。

冗渡镇副镇长李菊见证了坛坪快速蜕变的每一个环节。在她看来,坝区特色蔬菜种植高效推进、快速见效,首先得益于宁波的大力帮扶。“更重要的是引入现代农业龙头企业,一下子打通了农村产业革命‘八要素’的内在链接,产业发展走入快车道。”

宁波市扶贫干部、册亨县委常委、副县长吴益统是引进北岸公司和推动坛坪坝区产业落地的负责人,据他介绍,今年4月28日,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孙志刚到坛坪村调研,对坛坪的发展思路给予充分肯定,鼓励企业加快扩大特色优势产业规模,带动更多群众稳定增收脱贫。

“目前,‘坛坪经验’已相继复制推广到册亨板万、板街、威旁、大寨4个500亩以上坝区,年底有望扩大实现1万亩种植规模。”吴益统对基地发展前景信心十足。

山里油茶终于有了一个响亮名字:天香布依。规模化精深加工,将补齐产业链上最重要的一环——

视线南移,册亨南部林区。到今年,距县城51公里的弼佑镇,油茶种植面积突破11万亩,其中丰产林8.44万亩,成为贵州省较大的油茶连片种植区之一。

种植规模庞大,与之对应的却是简单粗放的小作坊生产。过去很长时间里,林区群众主要依靠外销油茶籽获利,零星土法压榨的山茶油也总是“藏在深闺”。

有着“东方橄榄油”美誉的山茶油身价不菲,市面所见500mL瓶装油,均价在100元以上。让山茶油溢出最大效应,自然成为册亨与宁波推动协作最大目标。

弼佑镇油茶苗圃基地务工群众正在移栽茶苗

来黔挂职近三年,吴益统早就摸透了全县油茶产业的底子。“17万亩油茶,每年出产8000吨油茶籽,从基地育苗到压榨出油,这是一个10亿元的油茶产业链,一旦形成,不但能带动现有4000多户油茶种植户增收,还将凭借高品质山茶油取得市场话语权。”吴益统介绍,截至目前,宁波市已累计投入2758万元资金与册亨县协作推动油茶产业发展。

因此,行走南部林区,在册亨油茶产业的每一个环节,宁波帮扶力量处处可见,当地群众参与其中获得收益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产业链终端,宁波市与册亨县协作引入天香布依油茶有限公司落户巧马工业园,2019年7月,公司第一条生产线开始试生产。

“目前产销基本步入正轨,一年能消耗3000吨茶籽,产出1000吨茶油。春节到现在,来自宁波的消费合同订单额就达1500万。”天香布依油茶旗下贵州大亨油茶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项应梦介绍,产品目前已经更新到第四代。“东西部扶贫协作搭建了一个让产品快速进入市场的通道,但企业最大的使命,还在于立足现有政策优势,快速闯出册亨茶油的品牌,这样整个产业链就能活起来。”

产业链中端,宁波市帮助推动实施了茶旅一体化林下立体养殖项目,以及油茶良种良法高效标准化示范种植基地项目、古法生态油茶加工坊项目……

产业链前端,宁波市江北区在弼佑镇先后于2018至2020年间实施苗圃基地建设项目、油茶品种改良项目……

5月下旬,因新冠肺炎疫情推迟上学的大学生黄显美已在油茶苗圃基地工作了两个多月,她的母亲覃细办也在这里务工。她们的工作是将优选油茶穗嫁接到根上,8分钱一株,平均一天能嫁接2000多株。

两个月工资已足够黄显美下个学期全部生活费。而在基地里,从嫁接到移栽,每日动态用工量在30-50人左右。

油茶籽

龙头企业天香布依公司入驻,油茶籽行情持续看好。黄显美父亲今年新种了5亩油茶,茶苗免费领取。黄显美家之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于2016年脱贫,如今父亲受聘为镇里的生态护林员,每月800元工资,加上母亲在基地务工的收入,脱贫更加稳固。

从冗渡到弼佑、巧马,一南一北,册亨县与宁波协作推动,让山区、林区两个产业发生了明显蜕变。

离开册亨河谷,把目光投向黔西南更为广阔的河谷坝区、喀斯特山林间,其实会很容易地发现,不止册亨油茶,也不止坛坪蔬菜,不少特色农特资源、产业,都或多或少打上了宁波印迹。普安茶叶,晴隆花椒,贞丰的糯食、火龙果,望谟的板栗、芒果,兴仁薏仁米,安龙食用菌,以及来自全州各地的布依族苗族土布、刺绣……这些山地特色资源都在发生着相似的蜕变。当东海之滨总见黔山好物,当布依深山常吹“东来海风”,借助扶贫协作之桥,黔西南产业脱贫的成果正在越发持久而牢固。

【专家点评】 

李裴:农村产业革命唤醒了沉睡的土地

产业是稳定脱贫和长久脱贫的关键之策。贵州面对农村产业“小”“散”“弱”、农民增收慢的问题,省委、省政府把产业扶贫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农村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乡村产业振兴统筹起来,2018年提出来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全面推行“八要素”,推进思想观念、发展方式、工作作风的革命性转变,实现了农村产业发展的迅速崛起,加快了农村发展和脱贫攻坚进程。

“一石激起千层浪。”黔西南州按照贵州省委、省政府要求,明确提出退减籽粒玉米种植面积和发展蔬菜、食用菌、茶叶、精品水果、中药材、薏仁、花卉、香料、饲草饲料等十大特色产业的“退一进十”工作思路,坚持农业现代化“样板田、科技田、效益田”标准,切实做好500亩以上坝区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取得了显著成效。坚持与群众共商,充分尊重群众主体地位,采取“龙头企业+合作社+基地+农户”等生产经营模式,积极落实和保障农户在产业链、利益链中的份额,让农户特别是贫困农户持续不断得到实惠。这些实践探索对其他地方都很有借鉴意义。

作为对口帮扶城市,宁波市紧盯龙头企业这个关键环节,推动北岸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天香布依油茶有限公司等重要农业企业投资黔西南,打通了农村产业革命“八要素”的内在链接,成为融合一二三产业的核心力量,承担着农产品市场供给和需求中介的重要角色,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经营模式,让当地农村产业发展进入“快车道”。决战脱贫攻坚进入最后冲刺阶段,黔西南州与宁波市持续深化扶贫协作,致力于激活山地特色优势资源,推动黔山好物产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发展,为群众脱贫致富和乡村振兴提供有力支撑。

现在的黔西南崇山峻岭依旧,但群山之间的一块块土地,经过农村产业革命的激活,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农村产业革命深入推进的过程,也是老百姓生产积极性不断提高的过程,群众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大大增强,干劲越来越大,对脱贫致富奔小康充满信心。

(李裴:笔名裴戈,贵州省人大外事侨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贵州省委副秘书长、贵州省委政研室主任、省社科联第六届委员会主席。长期在贵州省委、省政府从事决策服务工作,出版《小说结构与审美》《痕迹的颜色》《酒文化片羽》《美·有灵犀》和《调查研究十七谈》等个人专著,主持、参与完成重大课题200余项,并获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奖和省政府文艺奖。)

盛钢:开发特色资源 打造农业“名片”

在宁波市江北区与黔西南州多年的倾情协作实践中,坚持立足当地特色资源,致力特色农业“增品提质创牌”,打造特色农业“名片”,积累了宝贵的扶贫开发经验。首先是观念的更新。比如经当地干部25轮院坝会、村民大会宣传动员和示范引领,特色农业前景已被广大村民认知、认可;其次是精准。精准实施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盘活当地的特色资源,夯实特色农业发展基础。与此同时,因地制宜,成功挖掘特色资源禀赋和经济价值,开启惠农富农引擎,比如文中提到的“一滴油”“一坝菜”“一江三果”等,通过精准施策,打造特色农业“名片”。再次是创新因素支撑体系。比如“五个一”工程、“码”随菜走、冷链物流、产供销服一体化格局等,这些田间地头的新变化可操作、易推广、能受益。最后,施展宁波外向型经济优势,助推“黔货下山出海”,实现“黔”拓市场,“甬”闯世界,打造成扶贫开发升级版,具有较好的示范带动作用。

(盛钢:浙江万里学院法学院院长、宁波万里对口协作和反贫困研究院院长、宁波市风险评估研究会会长,主要从事思想政治、社会工作研究。主持参与完成省部级课题十余项,在《毛泽东思想研究》《社会主义研究》等杂志上发表论文十余篇,出版专著、教材5部。)

【我在扶贫一线】

宁波市扶贫干部、册亨县委常委、副县长吴益统:

在贫困地区发展产业,要因地制宜,循序渐进,不能贪大求洋,更不能急功近利。我们在谋划“一滴油”——油茶产业时,先期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形成了“一次规划、分年实施”的油茶产业一体化发展帮扶思路。逐步健全了油茶产业链,从根本上改变了当地群众“守着金果子,过着穷日子”的状况。思路一变,全盘皆活。

东西部扶贫协作,需要把东部的优势运用到当地,实现1+1>2的目标。册亨有布依族的土布和刺绣等指尖绝艺,但藏在深闺人未识。如何把东部的人才、资金、信息、技术嫁接到传统产业上,实现“土变洋”“家里卖”到“全球卖”是帮扶重点。我们明确“改进设计、改良工艺、改善销售”帮扶思路,促成浙江纺院、宁波市服装协会的全方位合作,导入博洋等企业的优势资源,购入先进设备,实现土布刺绣产品的脱胎换骨,提级换代,从而带动全县2万名妇女就业。

东西部产业协作,最终目的是要让贫困群众的钱袋子鼓起来,精气神振起来。让他们既看到长远的希望,又得到短期的实惠,这样才能让群众融进来、带起来,实现从一点到一片的产业振兴。我们点亮当地特色资源,让宁波精神在石漠化地区扎根,让宁波模式在群众心中发芽,在当地培养了一批带不走的产业工人,播下了发家致富的种子。

甬黔协作让“指尖技艺”变“指尖经济”

【点赞宁波】

册亨县弼佑镇党委书记罗仕琴:

这几年,镇里整合东西部扶贫协作“油茶一体化项目”帮扶资金,实施提质增效工程,做大油茶基地,壮大产业规模。现在,弼佑镇年采收油茶籽5780吨,年产值约1.445亿元,人均创收8258元。弼佑成为全省面积最大、均产最高、效益最好的油茶基地之一,宁波江北功不可没。

册亨县冗渡镇坛坪村支书王泽:

北岸农业公司进驻我们坛坪坝区,发展特色蔬菜种植,不单是产业全面覆盖贫困群众,为大家增加收入、稳定脱贫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另一方面,企业进入之后,村子变美了,道路基础设施也越来越好。

中华布依锦绣坊绣娘岑洁灵:

我们的土布,以前就是农闲时节织来自己用,没想过能卖钱。现在听说宁波设计师设计的包包、时装都会用到这样的土布,还卖到了国外。县里把我们组织在一起织布,一米能得20多元手工费。上班做不完的我们就带回家做,织布和照顾小孙孙两头兼顾,又挣钱又省心。

黔西南州云娇服饰高洛分公司负责人胡厚华:

宁波捐助的这一批杰克缝纫机、拉布机、印花机都是国内最先进的设备了。这么大力度的扶持,让大家在家门口就能承接东部的产业转移,以后肯定大有可为。目前全厂200多工人,满负荷将达到500人,我们有信心带领大家一起增收致富。

甬黔两地记者在产业基地采访

【记者手记】

看一方水土 富养一方人

宁波日报记者 单玉紫枫

在黔西南州采访,有很多笑脸令人难忘。

38岁的韦细好笑着。她开心的是,从山上易地搬迁到了县城,在家门口的组装厂找到了工作。第一个月,以工代训就能拿到60元一天的工资,以后熟练了工资还会水涨船高。赚钱顾家两不误。

63岁的罗金兰笑着。她没有想到,到了这个年纪,大字不识的她,居然还能干起了兼职。有演出时,她是县里腰鼓队的队员;闲暇时,她又成了中华布依锦绣坊的绣娘,飞梭走线,唧唧复唧唧。

45岁陈灼英笑着。他来自广东江门。一年前,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能来到贵州的深山里,当起了一名冷库质量管理员。自从坛坪村建起了供港蔬菜基地,他就被派驻到此。最开心的是,短短几个月,基地产量就上来了,最多的一天冷库存了18吨的菜。

久困于穷,冀以小康。摆脱贫困,一直是中国人最朴素的愿望。如今,东西部跨越山海,持续20多年的携手共进,则让这样的梦想变得触手可及。当地“特色”变成脱贫“亮色”,一方水土终于富养一方人。

大山有话说

黔西南日报记者 龙波 

每次到基层采访,总能发现山乡面貌以及群众生活发生着巨大变化。这变化,有易见的物质的,也有细微的精神的,与此相伴的是学校医院、工厂车间、山间林下无处不在的宁波力量。

家门口的蔬菜直销香港身价倍增,这样的变化,冗渡布依族妇女也许需要一些时间去理解。可一旦她发出对时代的感叹、感激,心里就会埋下种子——苦日子不是大山的错。基层干部同样经历着类似的观念“震荡”,他们坚信苦干实干,同时对创新、对跨界有了新的认识。面对记者,越来越愿意讲述工作中的创新做法,讲述关于乡村振兴甚至一个地区发展的思考。

扶贫协作,产业的、文化的、教育的、医疗的全方位互动,新的观念与发展模式不断冲击偏远乡村,宁波力量所带来的,一方面是对群众发展内生动力的充分激发,在另一个维度里,则无异于珍贵的启蒙。

如果大山能说话,我想它一定先是微笑,然后说:来吧,让我们携手、让我们更紧地拥抱。

6月9日《黔西南日报》《宁波日报》同步刊登了相关报道

策划:金 波 许新晓 何英杰 查必芳

统筹:朱 宇 毛扬周 冯 瑄

图文:单玉紫枫 龙 波

(责任编辑 桂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