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钞能力”该“倒”了!

这样的“钞能力”该“倒”了!
发布时间:2021-05-09 10:00 星期日
来源:新华网

5月6日晚,爱奇艺官方微博就“倒奶视频”一事发表致歉文章,并宣布从即刻起,关闭《青春有你3》所有助力通道。

“倒奶视频”让大家再次看到了粉丝对追星的狂热,也不仅让人反思,这次事件真的只是浪费食物这么简单吗?

金钱的游戏:变了味的追星

“你不投我不投,姐姐何时能出头”“你一票我一票,哥哥明天就出道”……类似的口号标语在粉丝中屡见不鲜。当下很多选秀节目,在节目走向、选手结果、节目形式上,粉丝被冠以“制作人”和“创始人”的名号,谁能出道、谁“站C位”,不再是经纪公司、节目导师、“金主爸爸”等资本方说了算,而是取决于粉丝最终投票数据的排名。

乍一看,这样的游戏规则会给人一种“民意战胜资本”的快感,然而,从最后结果来看,偶像能否出道并不在于粉丝是否喜欢,而是粉丝的购买力说了算。不花钱很难拥有更多的投票权,没有投票权就没有出道的决定权,说到底,还是要靠“钞能力”。

在偶像身上花钱,一方面是偶像带货能力的体现,另一方面也被很多粉丝看作“爱的供养”,表达支持的重要手段。发短信投票、购买明星海报早已沦为往事,接机、送礼物、买专辑都显得过于普通。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联合起来,以“众筹”的方式给偶像以更有力的应援。

换一个角度看,平台和品牌商也正是抓准了部分粉丝对偶像无条件付出的意愿,深谙粉丝焦虑、攀比的心理,从而设计出能让他们反复花钱的赛制,诱导和助长了粉丝的疯狂行为。

在各路选秀节目的推动下,“饭圈集资”现象越来越普遍,其数量规模也越来越庞大。饭圈集资的一般流程是,某几个有公信力的粉丝团体(譬如后援会、应援站等)定下一定数额的众筹目标,粉丝直接将钱款打入他们开设的账号中,由这些粉丝团体购买专辑、投票券为偶像事业造势,或是进行电影包场、购买LED屏幕播放视频等宣传行为。

沉默的真相:疯狂集资的饭圈

2020年2月,《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发布,其中明确规定,节目中不得出现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助力。

图为《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部分内容截图

但相关细则完全不妨碍某些平台顶风作案,疯狂的“奶票打投”依旧保留到今年选秀节目中。从品牌方发明“奶票”、联合节目组设置“饮料榜”等各种榜单、再到粉丝站组织“集资”,这一诱导消费的打投机制,让各路粉丝陷入畸形的打投竞争中。偶像出道与否不得而知,从青少年粉丝中攫取的巨额利益早已落进相关方的口袋。

“一开始,各家后援会会溢价购买囤在黄牛手里的奶票”。资深选秀粉雯雯(化名)对记者透露,由于疯狂的“奶票打投”,该款产品在节目播出期间基本断货。但在“断奶”又不能停止打投的情况下,大量粉丝便开始自己买奶。其中,为了额外的100票,粉丝需要实打实地支付一款价值149元的酸奶礼盒。

除了打投,送花、应援、充销量等活动都是后援会工作内容的一部分,而这些活动背后都少不了资金的支出。记者注意到,两档热门选秀综艺中人气旗鼓相当的选手粉丝曾在某软件上开启“限时集资”比赛,双方粉丝限时开放链接给各自粉丝集资,最终根据数额大小决出胜负。数据显示,在当晚18时-23时的5个小时里,粉丝累计支付了超600余万元现金,更有某一位选手的粉丝创下5小时集资344万元的逆天纪录,而粉丝疯狂输出资金,直接将一款打投软件挤到崩掉。

图为某饭圈交易软件粉丝集资数据比拼截图

伴随着“决赛周”的花销越来越大,各家后援会以“团建”等名目发起的集资频率也相应提高,集资的速度和数额也不断打破外界认知的上限。

隐秘的角落:乱象丛生的集资

迫切想送偶像出道的粉丝,很容易在这种后援会组织的“打投”氛围中对集资“上头”,基于粉丝的氪金能力,圈内集资打投的势头由此愈演愈烈、一卷再卷。

“无集资,不选秀”这句话似乎成了很多选秀粉丝的共识。有关饭圈集资、打投、应援的迷思让不少人感慨资本开始新一轮“割韭菜”。“我也知道花钱追星是一个无底洞,但是没办法,我不花钱,自己的爱豆就会落后别人。”雯雯也表达了自己的无奈。

近年来,“未成年粉丝深陷消费贷”“‘粉头’卷款喜提海景房”“为偶像集资被骗百万”“某后援会因不够爱惩罚粉丝”等类似的事例频见报端,也让大家看到集资应援这一行为的风险性:不透明、不公开、无凭据、缺乏监管。

所谓饭圈集资,与金融概念里的非法集资不同,它不以给粉丝个人金钱回馈为承诺,驱动力在于粉丝对偶像的喜爱,同时与追星的社群文化密切相连。

巨额的集资资金,一方面刷新着人们的认知;另一方面,也不由得让人好奇,饭圈集资究竟有怎样的魔力,让粉丝即便深知可能会面对自身“超额消费”、集资人“携款跑路”的经济风险,仍能创造出一个个短短几小时内便破百万金额的数字奇迹?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告诉记者,粉丝集资是否构成非法集资,要根据目的和手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是用来购买应援物品,或者统一购票、打榜等,只要符合民法典、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规定,就应当被认定是多个普通民事主体自主处理自己的消费行为,是合法的。但如果以粉丝集资为名,承诺粉丝可以获得投资回报,就可能涉嫌非法集资问题。

娱乐法专家、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周俊武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表示,为防范风险,集资筹款发起人有义务明确集资目的并保证资金的用途和预先设立的目的一致;粉丝应援会内部应实行透明化管理;此外,第三方集资平台除了要保证所有投资人都能在平台上看到项目的发起人与项目进展情况外,也有必要加强对集资发起者的资质进行审查。

在8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其中就包括规范明星及其背后机构、官方粉丝团的网上行为,严厉打击网络暴力及引发网络粉丝群体非理性发声、应援等的行为。(文/汪亚 实习生刘丽媛 设计/杨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