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愚非斩获奥运门票 全能战士平常心备战东京

内容提要:一年多前新冠疫情爆发时,潘愚非正随国家队在海外集训,之后不得不提前回国。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潘愚非说对自己影响不大

  2019年11月,19岁的潘愚非为中国攀岩队拿到第一张东京奥运会门票,这个7岁起练习攀岩的广州小伙子实现了中国攀岩的历史性突破。

  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年轻的潘愚非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补短板、提优势。不过在中国攀岩队副领队赵雷看来,本来就无明显短板的潘愚非这一年来的进步可谓“脱胎换骨”,已能逐步进入第一集团。

  成长

  13岁登“中国攀” 15岁进国家队

  2000年6月出生的潘愚非小时候练过跆拳道,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攀岩。“主要是时间不够,两个项目必须选一个,我的个性又不喜欢跟人有身体对抗。”他说。

  潘愚非特别感谢爸爸妈妈无条件支持自己去做喜欢的事情。“在面临选择时,他们会给我建议,也会尊重我的选择。在攀岩和跆拳道之间,在攀岩和学习之间,都尊重了我的选择。”潘愚非说,没有父母的支持,便没有今天的自己。

  练习攀岩不到半年,潘愚非参加了2008年第一届全国青年攀岩锦标赛,拿到少年D组难度、速度和攀石3个第4名。一年后,他包揽了这3个项目的亚军。2010年全国青年锦标赛,潘愚非再进一步拿下难度和速度赛冠军,攀石获得第3名。

  也正是在全国青年锦标赛中的出色表现,潘愚非引起了“阿成”谢卫成的关注。在攀岩界,阿成是大神级人物,是中国最优秀的攀岩者之一,也是国内仅有的几名洲际定线员之一。2007年,时年27岁的谢卫成挑战阳朔雷劈山难度为5.14 a 的“闪电”线路成功,成为中国第一个晋级到5.14行列的攀岩者。

  “阿非真的很喜欢攀岩,在岩壁上感觉有使不完的劲,我就感觉这个小孩挺好的,而且他家里也非常支持。”每到周末或者寒暑假,谢卫成都会带潘愚非去爬野外的岩壁,或者去别的国家岩馆学习,这给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阿非身体素质好,又比较聪明,他能有现在这样的成绩我非常高兴。”

  2014年,谢卫成带着潘愚非去了阳朔白山。在谢卫成的指导下,时年13岁的潘愚非挑战线路难度为5.14 a的“中国攀”成功,并保持着国内完成这条线路年龄最小的纪录。

  2015年,潘愚非入选国家队。随着2016年攀岩进入奥运会,他放弃了高中学业,开启了全年在国家队训练的生活,“这个事情没考虑很久,自己确实很喜欢攀岩,很想去试一下,挑战一下自己。”

  突破

  师父看好他 拿奥运门票不紧张

  2019年11月,东京奥运会攀岩资格赛在法国图卢兹进行,这是第二次奥运会资格赛,中国男队只有潘愚非一人获得参加资格赛的机会。

  图卢兹资格赛将产生男女各6张东京奥运会门票,攀岩界高手悉数而至。据中国攀岩队副领队赵雷统计,22名男选手中有21人登上过世界杯领奖台,有一半以上的选手拿到过世界杯冠军。

  比赛前,谢卫成一直守在电视机前。“我是看着阿非一步步长大的,知道他的能力。”潘愚非还没出场,谢卫成就一直在研究当天的比赛线路,“因为我也是定线员,当时就觉得这些线路特别适合阿非,这次有戏。”谢卫成说,资格赛线路对选手的力量挑战并不大,主要考验角度和技巧性,这对潘愚非来说相对是优势。

  最终,潘愚非以速度赛第7、攀石赛第1、难度赛第7,预赛总积分第2的成绩获得东京奥运会资格。

  2019年8月攀岩世锦赛是东京奥运会第一次资格赛,中国队无人收获门票。来到法国,此前一直有些紧张的队伍反而平静了下来。“没有压力的时候,也是真正享受比赛的时候,潘愚非做到了。”看着潘愚非拿下中国攀岩第一张奥运门票,赵雷激动不已。

  反观潘愚非则要平静得多,“其实当时没有多大感觉,觉得每一项爬得都还算满意。”潘愚非说比赛时特别放松,当时的想法就是想看看和其他选手还差多少,没想到结果特别好。

  在岩壁上摸爬滚打十几年,潘愚非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这也是谢卫成极为看好他的一点,“阿非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选手,他不怯场,而且往往能在比赛中很兴奋,天生是一个竞技型选手。”

  自律

  放假回广州 每天8小时泡岩馆

  一年多前新冠疫情爆发时,潘愚非正随国家队在海外集训,之后不得不提前回国。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潘愚非说对自己影响不大,他把“多出来的一年”用来补短板、提优势。

  “这段时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自己静下心来,不断地思考,还有哪些需要提高的地方,可以放多点心思研究自己的各个方面,优势或者是弱势,再进行训练。”潘愚非称,虽然一年多没有国际比赛,但这段时间还是很充实,每次训练时的线路会比比赛时难很多,这样才能不断摸索各种风格的线路。

  谢卫成直言,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对潘愚非帮助很大,“因为阿非还处在成长、上升阶段。他刚去国家队时,年龄还比较小,力量相对差一些。经过这几年在国家队的培养,阿非的进步很大。”

  东京奥运会攀岩比赛是全能项目,要求选手在速度、难度和攀石方面不能“偏科”。在赵雷看来,潘愚非是少有的没有明显短板的选手,没有短板则意味着在东京奥运会全能比赛中有不小优势。

  “潘愚非今年的能力水平比去年冬训前高了很多,去年冬训前比他在图卢兹拿奥运资格时还要好。”赵雷直言,如今的潘愚非有实力拿单项金牌,攀石进步尤其明显,“现在差不多五六个人有这个水平,潘愚非逐步能进入第一集团了。”

  如今,潘愚非正随国家队在北京怀柔集训。前段时间放假回广州,他没有间断训练,每天有七八个小时泡在岩馆,对饮食也控制得非常好,极为自律。

  在广州休假期间,谢卫成、潘愚非师徒俩有过一次谈心,潘愚非平和的心态让师父非常满意。“阿非说没想着要拿什么奖牌,反正就是尽力发挥水平,然后就看运气了。像奥运会这样的比赛,一点失误就会让成绩差很多,阿非的心态真的很棒。”谢卫成说。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