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了翻BAT的招聘职位,看看互联网出海的2020年

  作者:宁佳彦

  2020年新冠疫情打乱了全球的经济发展节奏,出海的中国企业受到多大影响?

  截取了1月末BAT的官网社会招聘页面显示,未有招聘计划(美国、巴西、埃及、雅加达、泰国的在招职位为0),的海外招聘岗位数量分别为302个和177个。考虑到字节跳动去年在出海过程中经历了一些风浪,还能在21个海外城市开放152个职位也实属不易。

  不过仔细看下来,这些在海外开放的岗位并非全是技术岗位。以字节跳动为例,海外招聘主要是抖音相关的运营职位,要求中都明确了需要对短视频有了解,阿里的招聘多为菜鸟、蚂蚁集团岗位,侧重物流和金融相关岗位,腾讯开放的岗位的编制则以互动娱乐事业群为主。新加坡是腾讯和阿里都在重点关注的亚洲海外市场。

  这些是企业海外招聘的一张“快照”,尚不具备连续推导分析的支持作用,最多窥见公司某一时刻的发力方向和地域。一边保证海外业务的运行,一边蓄力未来发展比如开放一些职能支持部门(如HR的岗位)是互联网企业比较鲜明的特点,他们是在线经济的受益者,受到疫情冲击相对较小。在2020年的出海之路上他们遇到了哪些机遇和挑战,又是否会影响公司对未来的判断?遗憾的是这些公司婉拒了记者进一步的询问。

  把数据研究的范围扩大可以勾勒出更清晰的轮廓。领英的数据显示,从地域上来看,中国出海企业2020年与2019年相比在欧洲招聘数据维持不变,中国出海企业在北美洲招聘数量有明显下降,与2019年对比,从58%降低至30%;中国出海企业更多把关注点回到亚洲,2020年在亚洲中国出海企业招聘数量相比2019年从6%增长到27%。

  领英中国人才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王茜告诉第一财经,从企业在领英上发布的海外职位数据上可以看到,2020年初到5月职位数量呈现持续下降,6月有所回升,10月再次急剧下降并创下新低,此后至今缓慢回升。

  “中国出海企业海外招聘虽然受到2020年疫情阶段性影响,但是绝大多数企业出海步伐依然坚挺,互联网、新兴高科技企业,面向中东、东南亚、非洲等新兴市场,不管是商业模式创新、产业优势的延伸还是核心技术应用,都找到更多机会。”王茜说。

  中国贸易报社中贸国际智库与领英中国联合推出的《中国企业海外人才发展白皮书》(下称“白皮书”)研究发现,从行业特点来看,对海外人才需求量较大的行业前两名分别是互联网和制造业,但具体到人才标准上,二者却有显著的区别:招聘到合格的人才是制造业企业提升竞争力的关键;但对于互联网企业,能否组成适合的团队才是企业发展的关键。从国别来看,白皮书发现越成熟的市场对于资深高端人才的需求越大,在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经理以上级别的中高端人才需求占比普遍超过60%,远高于非洲和南美洲这些发展中的新兴市场。

  人才需求的变化也映射出中企出海发展的成熟程度。当下,中企用人规模不断上升,海外员工本土化率逐年提高,未来尤其急需技术类和管理类人才等,对语言类人才的需求开始下降。与此同时,人才能力甄别困难已成为制约中企加速海外人才本地化进程的一大瓶颈。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提到,2016年前后中资企业对外投资增幅出现明显下降,2020年受疫情影响,尽管2019年我国对欧盟投资规模创下历史新高,但是2020年投资也出现大幅度下降。但她认为,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仍处于快速上升阶段。

  白皮书显示,自2017到2019年,中企境外员工总数逐年递增,2019年相较2017年增幅超10%。此外,据商务部数据显示,中企在境外雇用外方员工数占境外员工总数的比例已从2017年末的 50.4%提升至2019年末的60.5%,中企海外员工本土化率也在不断提高。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陷入严重衰退过程当中,数字化成为未来复苏非常重要一个方向。面对疫情,人员的跨境流动变得非常困难,我们看国际贸易走势,数字化趋势也非常明显。”赵萍认为,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过程当中需要的数字化人才也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