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机构侨亚集团陷入资金困局

[摘要]2020年年初疫情期间,在武汉江夏区藏龙岛汤逊湖畔,武汉侨亚博爱康复医院经过维修改造后被设为疫情留置观察点,提供300个病房床位。

  2020年年初疫情期间,在武汉江夏区藏龙岛汤逊湖畔,武汉侨亚博爱康复医院经过维修改造后被设为疫情留置观察点,提供300个病房床位。然而目前,这家医院正面临被出售的命运,原因是其运营公司侨亚集团陷入了资金链困局。

  自2020年8月以来,侨亚集团出现大量借款到期未兑付、拖欠员工工资、商铺回购承诺未完成等情形,已被多位债权人起诉。债务纠纷持续发酵,侨亚集团主要子公司均涉及多起司法诉讼,且被列为被执行人名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走访侨亚集团总部后了解到,经常有债权人前来要求还款,而侨亚集团也承认确实出现资金困难,暂时无法兑付欠款,目前正计划处置旗下写字楼和医院资产以筹集资金。

  侨亚集团具体欠债数据,外界不得而知。但对于其中一类民间借款,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了解到,侨亚集团旗下子公司通过销售充值卡模式获得资金,涉及金额6000万元以上,涉嫌经济犯罪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

  总投40亿新项目开工,却未偿还2万元欠款

  据应城融媒体中心报道,2020年4月18日,应城侨亚龙池国际康养文化园正式开工建设,总投资40亿元,建设用地1000亩,分三期建成。项目借助龙池山庄的生态资源,依托侨亚集团养老产业积淀,推出不同养老模式,倾力打造一个集“田园+养生+康养”于一体的康养小镇。

  就在大手笔投资的应城项目开工后不久,5月12日,侨亚集团旗下养老置业子公司武汉侨亚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侨亚置业)被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57.44万元,该案原因是侨亚置业拖欠某冷气工程公司工程款项,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随后,侨亚置业又因其他合同纠纷,先后两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为38万元、236万元,并被下达限制消费令。

  侨亚集团其他主要子公司也有着类似的遭遇。8月5日,侨亚集团旗下养老服务子公司湖北侨亚养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侨亚养老)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1万元;12月16日,侨亚集团另一家养老服务子公司武汉侨亚颐乐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侨亚颐乐园)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21577元。

  一边是投资40亿元的重大项目开工,一边是几万元、十几万元的欠款未偿还,侨亚集团的近况令人感到不解。

  其实,侨亚集团2019年就已经出现了一些债务纠纷端倪。到2019年11月,侨亚养老已因股权转让纠纷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且限制高消费,执行金额为61万元;另外,从2019年12月份开始,长江网武汉城市留言板出现很多侨亚集团、侨亚养老拖欠工资的投诉。

  到了2020年8月,武汉城市留言板关于侨亚集团借款到期未兑付的投诉开始增多,也有投诉称其拖欠员工工资达一年之久。2020年11月之后,多位债权人向法院起诉侨亚集团及其业务子公司,侨亚集团的资金链问题更多浮出水面。

  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12月31日,侨亚置业涉及司法的裁判文书45条,其中判决日期为2020年的有32条,包括企业借贷纠纷、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侨亚养老涉及司法的裁判文书有7条,其中判决日期为2020年的有3条,包括股权转让纠纷、合同纠纷等;侨亚颐乐园涉及司法的裁判文书有19条,其中判决日期为2020年的有14条,包括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

  侨亚集团创始于2001年,从家政行业入手,逐步向养老综合服务、养老置业发展。公司自我介绍其为“湖北省最大的养老产业综合运营企业集团”,旗下包括侨亚置业、侨亚养老、侨亚颐乐园等子公司。目前,侨亚集团在武汉蔡甸区、江夏区等区域开发了养老公寓项目。

  按理来说,侨亚集团经营规模较大,且近期还有投资数十亿元的重大项目开工,为何会出现这么多债务投诉和诉讼呢?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位于武汉江夏区侨亚国际广场的侨亚集团总部,多位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了侨亚集团资金困局、借款到期未还、拖欠员工工资等情况属实,现在几乎每天都有借款人前来催促还款。

  集团总部办公室内工作人员并不多,很多工位空置着。有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均是行政人员,业务人员都在具体的养老机构。

  在公司一号会议室,侨亚集团安排了两位接待人员,专门接待前来咨询欠款问题的借款人。

  一位接待人员告诉记者,集团债务问题在2019年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当时还款力度比较大。但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养老机构复工较晚,所以还款步伐小了一些。现在正在与借款人协商,比如说处置资产或者其他方式还款、重新签订合同延期付款等等。对于一些特别困难的借款人,通过资金回笼已经解决了一部分债务,但大部分借款人还是要等到公司处置资产之后才能解决问题。

  在记者采访期间,一位周姓借款人的家属前来侨亚集团总部要求还款,该借款人为入住侨亚养老机构多年的老年人客户,通过购买养老VIP向侨亚置业出借数万元,借款已于2020年初到期,但侨亚置业尚有3万元借款未还。该借款人家属已三次到访侨亚集团总部,然而每次都只拿回一张延后还款的条子。

  “如果不是因为确实困难,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子。”侨亚集团相关负责人华(音译)女士对该家属表示,公司承诺的几个时间点都没有兑现,但会面对问题,尽快进行资产处置解决欠款。

  根据武汉市江夏区官方在城市留言板上的回复,侨亚集团拟通过处置侨亚国际大厦写字楼和侨亚博爱康复医院等资产的方式兑付欠款。

  不过,资产处置一直没有落实。华女士表示,资产处置还需要一个期限,8月份到现在还在评估阶段,资产处置比较难。而对于借款人家属提出的具体还款期限,华女士并没有明确答复。

  受疫情影响,部分养老服务产品暂停

  目前,侨亚集团面临较多的债务纠纷,包括养老服务VIP卡客户本息未还、拖欠员工工资、未支付商铺回购资金、未支付股份回购资金以及建设工程款项等,具体债务规模外界无从得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侨亚集团多位工作人员也表示不清楚。

  而侨亚集团子公司被投诉、起诉较多的还是养老服务VIP卡相关的借款纠纷,涉及人数较多,而且有不少购卡人是侨亚集团旗下养老机构的入住客户。

  记者在一份2020年8月发布的民事裁定书上看到,法院认为,侨亚置业采取销售《会员充值卡销售合同》的方式大约有4、5年时间,公司针对机构养老服务做过广告宣传,购卡的模式基本上在各社区服务点都有宣传资料,金额涉及6000万元以上;资金已用于养老机构基本建设,门店租赁、门店装修、人工工资、设备购置等,部分资金用于江夏区文化大道侨亚大厦的装修。

  值得注意的是,多起案件的民事裁定书显示,法院认为侨亚置业、侨亚颐乐园涉嫌经济犯罪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不属于民事诉讼范围,应移送公安机关。

  为何一家大型养老运营企业会陷入无法偿还借款的窘境?侨亚集团多位工作人员均表示“是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在1号会议室的接待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养老机构防疫的特殊性,公司直到6月才开始恢复正式上班。

  有借款人质疑侨亚集团将资金用于养老业务以外的投资,才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不过华女士及其他工作人员都予以否认,并称公司没有进行股票、基金等金融投资,只用于投资盖楼(养老地产)。

  公司一位办公室人员对记者表示,因为防疫要求,公司不能组织中老年群体集中外出活动,有部分养老服务不能开展,如康复医疗、旅居养老等。以前会组织客户去海南、北海等地度假养老,但现在都暂停了。

  资料显示,侨亚集团的养老业务包括居家养老、机构养老、旅居养老等多种养老模式,并在武汉开发了多个养老置业项目。那么其各个业务板块是否均在亏损呢?也有借款人到访总部问询侨亚集团经营情况,不过工作人员均没有明确回复。

  事实上,侨亚集团的经营困境并不是在2020年后才出现的。据楚天都市报消息,此次将要处置的资产武汉侨亚博爱康复医院,在2020年1月份在设为隔离点之前,就已经因经营不善,封闭了一年多。

  资料显示,武汉侨亚博爱康复医院总投资2.5亿元,于2017年11月正式运营。按照时间点计算,该医院仅仅运营了一年左右就因经营不善封闭了。

  上述公司办公室人员也表示,近两年养老业务收入并不是很好,公司拿地不及时,在侨亚国际广场项目完成后再也没有新的项目。养老业务的利润周期也比较长,先建设项目,然后吸引老人入住,通过服务建立口碑,不过养老机构还是有空置率的。此前,侨亚集团设有178家机构养老中心,现在只有98家了,公司缩减了一些不盈利的店面。

  该办公室人员认为,公司从事养老业务已经整整20年了,确实遇到一些坎坷,也不是2020年才有的。现在公司旗下的社区养老中心都还在运转,旅居养老等产品是大众产品,只要疫情有所缓和,旅居养老、度假养老业务还是可以快速重启的。

  合作伙伴湖南发展,养老业务连年亏损

  国家统计局2019年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中国开始步入老龄化社会。养老产业前景广阔,但养老业务盈利难,也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此次陷入债务纠纷的侨亚集团,是上市公司湖南发展合作伙伴,双方在养老业务上曾有多方面合作。2016年,湖南发展与侨亚养老正式投资设立武汉侨亚博爱康复医院,并在长沙合资成立社区居家养老平台湖南发展侨亚养老产业有限公司。

  目前,健康产业仍是湖南发展除电力主业以外的重要业务。公司2019年报显示,湖南发展的健康产业板块主要开展社区嵌入式小微养老机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政府购买服务及相关业务。

  不过,湖南发展的健康产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2019年,公司健康产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62万元、1361万元、2164万元、1682万元,其营业成本则分别为1119万元、1826万元、4310万元、2833万元,收入连续4年无法覆盖成本。湖南发展表示,公司健康产业依然处于培育期,短期内难以产生良好收益,同时还面临人才不足等问题,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

  事实上,养老业务是不少上市公司的布局方向。东方财富行情中心数据显示,目前A股市场中养老概念的上市公司已有65家。不过,养老业务亏损的公司比比皆是。除湖南发展外,2019年度,世联行两家养老子公司分别亏损42.55万元、41.26万元,双箭股份养老服务子公司净利润亏损416万元。

  中信证券2019年3月发布的研报显示,养老机构投资以筹建成本为主,整体来看平均每个床位的营运成本为1.8万元,为保证盈亏平衡平均每位老人至少需要每年支付2.3万元,仅靠老人自身的支付能力或难以达到该水准,国家补贴十分重要。

  记者在走访侨亚集团时了解到,旗下的社区养老机构,每位客户的费用为600元/月,但在护工费用、伙食等方面支出却较多,整体利润较为微薄,而且养老项目存在一定空置率,到现在也没有住满。

  那么,养老机构是否可以通过涨价来增强盈利能力呢?侨亚集团上述办公室人员表示,如果要涨价,需要对养老服务进行提档升级,包括护理人员的更新换代,许多护理毕业生不愿意长期从事相关工作,这些服务升级都需要一个周期,如果价格不稳定,市场可能会乱成一团。

  不过,光大证券2019年4月研报认为,国内老龄化趋势日趋明显,养老需求巨大,产业潜在空间超5000亿。而养老产业供不应求现象明显,支付能力不足的问题正逐步改善,政策也支持供应端扩大供给。

编辑:齐少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