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沟村里故事多

  桃沟,位于怀安县渡口堡乡政府驻地西北偏南11.8公里处。据《怀安县志》记载:桃沟建于明末清初(公元1644年),因沟得名“大桃沟”。清末民初(公元1912年前后)简称桃沟。如今全村户籍人口29户68人,常住人口15户22人。作为革命老区村,至今村里流传着许多红色故事。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李晓利通讯员田鑫

  1

  沿着深沟水泥路行进,周边的大山与树木交织成一幅淡淡的水墨画。进入村口,眼前的一股泉流哗哗的流着,如同一首交响乐,顿时觉得心脾清凉起来。走过去,用手捧一口,甘甜清爽。

  “祖辈人讲,过去大山沟漫山遍野长满了毛桃,也没有病虫害,可是兵连祸结,由于打仗,一场大火把满山的桃树烧死了。因为有桃树,以沙沟为名,故称为桃沟。”81岁的老党员郭举是村里最德高望重的人,曾做过村支书,当过村主任,如今还兼任村会计。老人十分健谈,讲起过去的故事也是滔滔不绝。

  桃沟与尚义县接壤。解放战争时期,尚义县的黑色队(反动民团组织)经常入村骚扰,还扬言要把桃沟村的房子全部烧毁。黑色队的首领是邢云、邢翠弟兄俩。村民郭兴是地下党员,他的奶奶是尚义县人,与邢氏弟兄一个村。郭兴让其奶奶找邢氏弟兄进行劝说,桃沟才幸免于难。

  接着,郭举老人又讲起了当年县区干部在桃沟打游击,消灭尚义工兵营的故事。

  1947年初,尚义县南壕堑地下党翁雷得知国民党驻南壕堑的工兵营要换防路经桃沟的情报,快速传递给游击队。时任怀安县六区区委书记张恒和区长李泉海集合县区游击队100多人在桃沟村秘密集合,准备伏击敌人。乡亲们得知后,自觉站岗放哨,送水送饭,把家中仅有的小米拿出来做成焖粥,给战士们吃。随即,战士们饱餐后,分别埋伏在四周的山上,等待敌工兵营。

  2

  郭举老人讲到这里,用手指了指眼前的道路说:“过去这里是一条山石裸露的沙沟,很难行走,直通桃沟旧村。”

  老人指着泉流说:“当年敌人的工兵营就是沿大山沟往外走,泉流附近两侧是两个高峰,正好居高临下伏击。敌人的后路早就被切断了”。老人回忆,县区干部埋伏了一夜,次日天明,敌人才缓慢而来,先头部队到达泉流附近,两侧高峰上的游击队开始袭击,不仅打死敌人30多人,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而且还有许多白面、大米等给养,我军只有一人腿部受伤,后撤退到总镇台养伤。张恒李泉海给乡亲们分发了大米白面,带上俘虏,转移而去。

  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郭举还讲起了新中国建设时期,桃沟第一个省劳模郭步余的故事。他介绍,1951年春,桃沟农民郭步余组织的互助组是全县最早成立的两个临时性互助组之一,另一个是柴沟堡镇农民杨宽的临时性互助组。郭步余,1906年出生,1953年至1959年间,先后任村长、初级农业合作社社长、大队长等职。1951年,他将全村12户67人组织起来,男女老少齐出动,筑石坝引山洪浇灌坡梁地,当年获得丰收,1952年被评为察哈尔省农业劳动模范。是年新春佳节,村里正月十五查“花灯”道“诗句”,诗句为:互助生产一枝花,农民兄弟笑哈哈;男女老少齐协力,美好日子顶呱呱。这四句诗,也成了全县互助生产的标语口号,桃沟村还将这段“诗句”,以黑板报形式张贴在村里的文化宣传栏。

  3

  听着郭举老人的讲述,眼前的山岭仿佛隐蔽着游击队员。他们就趴在山头的岩石后,就躲在树木丛中,也潜伏在山沟里。可以想象,桃沟的每一寸土地都流淌过革命的鲜血,也埋葬过敌人的尸骨。桃沟人民,是英勇的人民,是为怀安解放付出了鲜血的。

  坐落在巍巍青山之中的桃沟,既有着革命烽火的红色记忆,又有着现代新农村的生活气息。

  眼前成排的瓦房,是2005年整村搬迁建起的新村。硬化道路,安装路灯,文化长廊……如今人们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中享受着恬淡与安详。(版权所有,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