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智慧管理|全球草地保护的主要措施之一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全球大范围和多形式的草地退化,草地生产能力降低、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减弱,也使以草地和畜牧业为生的当地居民生计减少或沦为难民。因此,草地健康的恢复面临着提高生计和维持生态服务功能双赢的巨大挑战。

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bS)是以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为基础,推崇以可持续的方式维护和利用生态系统服务,以创造自然、社会以及经济的协同效益,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在草地保护中,NbS通过分析草地退化的原因,将建立保护地、修复受损草场、改善畜牧管理方式等多种方法结合起来,扭转草地生态系统物种多样性受损、土壤荒漠化、草畜不平衡等状况,恢复草地健康,构建草-畜-人生命共同体

摄影:鲁常在

草地是兼具生产和生态双重属性的特殊生态系统。对于目前被广泛用作牧场的草地而言,NbS致力于寻求更适宜的草地管理措施来保护、修复草地的生态状况,同时实现草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草地智慧管理草地保护地役权草地银行是世界上推动以生产功能为首要目标的草地保护的主要措施。

草地智慧管理

草地智慧管理是在传统生产力监测和草畜平衡的理论及方法的基础上,结合卫星遥感、气象等大数据,动态的调整放牧时间和放牧强度的放牧管理决策方法。随着世界人口的增加和社会的急速发展,人们对于畜牧业的需求也越来越多,过度放牧成为了草地退化的主要原因之一。过度放牧会导致草场需求量大于供给量,影响生态平衡;为了改变这种现状,NbS提倡因地制宜,根据各地气候、植被、放牧形式等多种因素,发展可持续放牧管理,合理的利用牧草资源,实现草畜平衡。

01 中国内蒙古草地智慧管理实践

摄影:林阔成 /TNC

内蒙古作为我国五大草原之首,是我国重要的畜牧业生产基地和北方重要生态屏障,拥有草地面积可达8666多万公顷。但由于过牧、过垦等不合理的利用加上气候变化的助力,致使草地退化,生产力下降、生态屏障作用减弱。针对这一问题,2016年起大自然保护协会(TNC)、老牛基金会在内蒙古中部的典型草原上实施了“草地智慧管理”项目。通过对草地植被的监测,结合气象数据确定合理的开牧时间;根据30余年气象数据和牧草生长节律等形成模型,结合手持终端测算可利用饲草产量,动态确定放牧时间和放牧强度,制定草畜平衡的草地放牧方案,保证草地的可持续利用。

经过三年放牧管理试验和草地植被的监测,提出了适合于当地以及类似条件的北方广大牧区“夏牧冬饲”草地畜牧业生产模式。虽然冬季饲养比传统方式提高了成本,但是在季节寒冷时选择饲养可以减少牲畜的死亡率,提高生产效率。从整体来看,“暖季放牧、冷季舍饲”的净收入是高于四季放牧的,也为发展现代畜牧业提供了经济基础。项目的成果在2016—2018年的年度专家评审中得到了来自农业部、内蒙古自治区林草局、内蒙古农业大学等方面的领导和专家的充分肯定。未来,这种草地智慧管理模式有望在内蒙古及周边草原地区进行更大的推广和示范。

摄影:林阔成 /TNC

草地保护地役权

草地保护地役权是指基于环境保护、生态公益、碳减排等目的,草地权利人按照法律的规定或通过协商与国家、地方政府、公益性组织或私人主体签订地役权合同,赋予后者以草地保护地役权(以实现草地生态功能为主要内容),由草地权利人通过积极的行为来保障实现草地的生态功能,由地役权人支付报酬或履行其他义务。通过草地保护地役权合同的履行,一方面可以实现草地保护地役权人的保护草地生态的目的,另一方面也可以极大地扩展草地保护供役地人的资金渠道,实现草地的经济效益。

02 美国科罗拉多州史密斯牧场(Smith Rancho,Colorado,USA)草地保护地役权实践

史密斯牧场目前已在地役权的保护下,为动物们提供重要的越冬栖息地

图片来源:TNC

美国科罗拉多州北部的史密斯牧场(Smith Rancho)占地16000英亩,是鲁特县现存最大的私人土地之一。史密斯牧场不仅风光旖旎,也是许多野生动植物重要的栖息地。然而,作为私人牧场,史密斯牧场一直面临着日益增长的发展压力。为了保护这片草地,2011年起,由美国土地开发权征购计划(Purchase of Development Rights Program)和科罗拉多户外(GOCO)共同资助在该区域开展保护地役权项目。大自然保护协会(TNC)持有牧场的保护地役权,和土地所有者史密斯家族合作保护该区域的草地资源。项目的开展除了维持牧场经营,还确保了重要的大型野生动物走廊不受到开发行为的干扰。到2014年,16000英亩的史密斯牧场已全部置于保护地役权之下。

经过多年的保护实践,史密斯牧场已经成为科罗拉多野生动物的优先保护区域。不仅为麋鹿等动物提供了重要的越冬栖息地,这里还成为了 科罗拉多州亟需受到保护的物种尖尾草原松鸡和艾草松鸡的栖息家园。这种以生物多样性保护为前提的地役权的实践不仅维护了草地放牧功能,确保经济效益,同时提升了该区域的保护价值。

草地银行

草地银行这个概念最先起于美国西部,为了帮助牧场主在草场恢复期有替代场地来进行放牧。草地资源具有公共资源的竞争性,但不具有其排他性,因此牧民们的私人成本和收益与社会成本和收益是不对等的,这容易导致草地租值耗散,即“人们对草地的过度放牧打破了草地生态系统原有的物质平衡,造成草地被的迅速恶化”。草地银行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在与当地牧民建立良好合作的基础上,通过提供替代草场作为补偿,来弥补牧民修复自家草地而带来的损失。在自身利益没有受损的情况下,牧民也更愿意参与到生态恢复中去,并且修复后的草场也更适合畜牧业的发展。由此,不论是私有草场还是公共草场都得到了保护和修复。

草地银行模式概念图

资料来源:TNC

03 美国蒙大拿州斗牛士牧场(Matador Ranch,Montana)草地银行实践

图片来源:TNC

位于美国蒙大拿州的 Matador牧场,占地6万英亩的牧场(243平方公里),坐落在北美最好的北部混草草地上,这片土地支持在整个范围内衰退的草地鸟类,也是黑尾草原土拨鼠的栖息地和世上最长的叉角羚迁徙地。2000年,TNC买下了Matador牧场,允许周边牧民在此放牧,但放牧收取的费用是根据牧民在自家牧场上采取的野生动物友好的保护性放牧措施程度进行打折的。TNC获得在Matador放牧资格的最低要求是承诺控制毒草和不破坏草皮。然后,价格随着采取的额外保护措施而降低,比如保护黑尾草原犬鼠的栖息地获得一个折扣,保护艾草松鸡的求偶场能获得另一个折扣,改造围栏还能再少付钱。草地银行由当地牧民进行规划和管理,帮助改善了25万英亩的栖息地,包括:

保护了53000英亩濒危的艾草松鸡的栖息地;

去除或改良了50英里长的阻碍野生动物迁徙的围栏;

保护了3600英亩黑尾草原犬鼠的聚居地;

在20万英亩草地上控制和监测杂草。

总体来看,“草地银行”是一个开创性的实践项目,优秀的管理思路和措施和自然机遇使得它可以做到既保护环境又有利可图。TNC和牧场主之间的携手合作给项目带来了更大的机遇,也为其他州保护草地带来了新的实践方向。

对于具有重要生态价值的草地区域,建立自然保护地是许多国家采取的主要形式。地处青海省南部、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区域,维系着中国乃至整个亚洲的生态自然命脉,孕育坚守着大面积原始高寒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环境安全屏障。上世纪末,受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三江源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不断下降,湖泊减少、冰川萎缩、草地退化,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威胁。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政府先是设立了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后又明确至2020年正式设立三江源国家公园。建立保护区对于保护草原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区域和珍稀濒危的、保护价值高的草原野生物种是个很好的选择。

结语

草地和森林、湿地、河流、湖泊、荒漠、农田一样是国土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体的主要组成部分。草地资源可以产生较高的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而已有的国内外实践证明,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bS)可以助力实现草地资源三大效益的平衡,保持草地健康使其免于遭受更严重的损失。保护草地,任重道远,我们期待未来NbS能够在恢复草地健康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注:相关资料来源于合作方大自然保护协会(TNC)